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白鹜用力的别过头,不想再理会那个即将要成为一堆肉块的女人。

他恨这里,厌恶这里每一个人。

可是紧锁的心却叫他毅然决然的转过了身,两步走到那女人面前,俯视着那女子目光清冷。

那女孩艰难的仰起脸,刚才的哀求更多的是凭借她对豹房酷刑本能的畏惧,根本没想到面具四殿下真的会来帮她。

她望着白鹜,目光中凄凄的哀求伴着大股大股的泪水奔涌而出。

“求··求求您···”

白鹜轻轻的阖闭双目,抬起手中长剑,对准女子跳动的心脏倏然而下。

飞溅的滚滚血珠瞬间扑了白鹜一身一脸,他却没有擦拭半分。

“就赏给臣弟这条命吧。”

说完,他拔出长剑,转身朝着教练场的铁栅栏门大步走了出去。

整个观景房瞬时安静望着白鹜渐行渐远的身影,竺逸派不觉拧起了眉头。而一直隐藏在角落里的黑衣蒙面女看到白鹜这番作为,不觉也有些疑惑起来。

那些歌姬舞姬在鲁王府从来都是供人玩乐的牲畜,只为了一条不值钱的母狗,四郡王竟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蒙面女扶住火铳长柄的手不觉收紧了几分。

不,她才不相信那四郡王会如此好心,一定是暂时还叫人看不出用意的伪善之举。

后面的人会怎么想自己,白鹜心中十分清楚。

不过他现在的懊恼情绪并不是因为那些禽兽,他的懊恼单纯是出于对自己的不满。

虽然对老鲁王和那些看客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对他来说却是有一次关乎尊严与安危的苛刻考验。

他花费了这样大的代价,本来可以提出一些更有利的条件。

可是他却匪夷所思的心软了。

关键时刻,竟然把这样好的一个机会浪费他生平最看不起的一条贱命身上。

这样失控的他,真是叫他又鄙视又唾弃。

一路上白鹜再没有半点停滞,顶着一张满是鲜血的脸,迅速带上更衣室里的秦奇,快步走出了鲁王府。

一路上,秦奇都跟在带着面具的白鹜身后阴影中,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

直等到回到自己郡王府后,秦奇才在白鹜的卧房里再度现身。

秦奇小心翼翼的帮白鹜去掉脏污的外套,擦拭着他额头发髻上的血迹。

“殿下···”白鹜脸上大片可怕的血迹,秦奇眼眶瞬间潮热一片。

白鹜虽然端坐在铜镜前,却看都没看一眼自己伤口。

“那边还顺利吗?”他的淡淡的问。

秦奇眸色顺价一颤,“情,请况有点变化。”

白鹜眉心微皱,“什么变化?”

“温刑房那里又遇险了。”秦奇尽量放轻音量,“据说他们辛辛苦苦的抓来的棋如意,只是一抬头的功夫,就变成兖州首富家的独生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