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温小筠又看向鄞诺,“不过虽然有两种机关,咱们也可以一个一个查找搜寻。”

鄞诺走到第一幅画作前,表情严肃的在街道两旁来回搜寻。

忽然他双眼一亮,快速指点着其中几处较高的建筑,“适合这条老街地势环境的喷泉机关,只可能隐身在凶案核心点两旁一丈地内的小楼中。

其中包括这座卖金银首饰的李记老字号;刚刚盘手不足半年的新店森记布行;在兖州已经开了二十二年的第一青楼菱藕香;开了十三年的兖州第一酒庄聚贤楼。”

听到这里,王知府的眉头深深拧起,几乎拧成了一个铁疙瘩,“这些店家全都是兖州府数得着的字号,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家大业大的。

其中很多人脉都很广,有的甚至是京城高官的亲眷。就比如这家新开半年的森记布行的掌柜,是京城司礼监太监的干儿子。

再比如李记金店的掌柜,姐姐是京城高官的妾室。

虽然没有宁家首富的名头,可是哪一家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任何一家都没必要跟鲁地巡抚家过不去,甚至要花费这么许多的人力物力去埋伏这么一场惊天换头案啊?”

屋子里其他人听到王知府这话,都不觉赞同的点了点头。

只有鄞诺和鄞乾化不动声色的将视线投向了温小筠。

虽然他们也很认同王知府的说法,甚至连王知府不方便直接讲的内情都想到了。

王知府故意绕过不讲的那家菱藕香,它不仅仅兖州府第一青楼,更是与兖州府官府内很多官员勾连最深的青楼。

不但是兖州府的势力,菱藕香的人脉网早就贯通了整个鲁地,不仅有牵连到其他一些州府衙门,就是巡抚衙门里的一些高官也与菱藕香有关联。

这还只是菱藕香在白道的关系,黑道上面的关系更加骇人。

就是兖州府地下势利最大的一家赌坊销金窟,都在里面有干股。

不过虽然知道的如此全面,鄞氏父子两个还是都有推翻王知府论断的方法,不过此时最需要的还是温小筠本人的表现。

温小筠虽然已经在州府衙门里打出些名头了,但到底立足不久。要想温小筠在仕途上每一步都走的足够稳,她还需要更出色一些,更闪亮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