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销金窟三个字,温小筠心头倏然一惊。

销金窟不就是之前她和白鹜与鄞诺一起去探听消息的那个超大号赌坊吗?

据说只要是江湖上的消息,无论是多难的,都能在那里能探听得到。

甚至就连温香教外围坛口的位置这样机密的消息,都能从那里打听出来。

这样神通广大的一个地下机构要是和温香教沆瀣一气,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温小筠方才画作,转身望住桐儿姑娘,刚要再仔细问一问。

却忽然听得门外猛地响起了一片燥杂之声。

其中有女子的尖叫声,也有客人不满的呵斥。

桐儿姑娘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温小筠也是一愣。

她转头向窗外张望,在分辨是不是白鹜已经给了鄞诺证据,从而叫鄞诺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一一搜查。

仔细听了两耳朵后,温小筠很肯定的确认了外面带着衙役进来搜查的就是鄞诺。

“我出去瞧瞧。”说着温小筠就要走向门口。

没想到却被桐儿姑娘一把拽住胳膊拦住了。

桐儿姑娘上前一步急切的说道:“凭借着菱藕香的权势,还从来没有哪一家官府能不打招呼就直接带兵来闯的。

现在突然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公子快从暗门走。菱藕香怎么说都是处青楼,若是被官府的人堵在里面,传出去一定会有损公子的名声。”

温小筠望着桐儿姑娘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桐儿还以为她没有听懂,又急急的补充了一句,“

虽然咱们菱藕香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防备的习惯一直没有扔下,凡是进了雅间的客人,一旦遇到官府追查,都可以先从暗门离开。”

温小筠犹豫的顿了一下,她本想亮出身份,去前面接应鄞诺和白鹜,可是面对桐儿姑娘一片真心相顾时,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撕破脸皮了。

而且出于本能,她也想去看一看呢个神秘的角落到底长什么样。

桐儿姑娘看温小筠还有点发愣,也来不及解释什么,直接拽着她的胳膊,走向里间暗门。

所谓暗门,就是一副隐藏在里面墙上古画。

桐儿姑娘动作迅速的摘下古画,推开暗门,才转身对温小筠急急说道:“公子这边走,可通向邻居一个普通人家。出去后,就安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