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系统小A:【恭喜宿主,纪楚绿帽值增加1点。】

    苏蕊:……竟然才增加1点,有点不开心。

    此刻,纪楚也不怎么开心。

    首先,苏蕊是绝对不可能会对方哲有什么想法,这一点纪楚绝对自信。

    那么爱他的一个人,每天早上都躲在小角落里目送他出门的一个人,可能对一个处处都不如他的男人上心?答案显而易见。

    所以,有非分之想的肯定是方哲这畜生。

    纪楚侧头,眼皮上下翻动着打量了苏蕊一眼。

    在他的印象里,苏蕊平日里好像不怎么爱打扮,总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嘴上带着不近不远的笑容,所以尽管知道她的容貌美艳,可他总淡淡扫过,从来提不起兴趣仔细打量她。

    倒是今天的她,让纪楚不知不觉多看了两眼。

    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觉得从头到脚都恰到好处,身上像带了勾子一样,总叫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长得是挺招人眼的,纪楚闷着心思想。

    苏蕊的手被他抓得有点痛,她小小挣扎了一下。

    纪楚的头略微侧过来,淡着俊脸看她一眼,依旧紧紧捉着,直到旁边沙发边的几个女生频频侧目,他才不急不缓地松开手。

    他和苏蕊是隐婚,除了家里人和几个好哥们儿知道情况,其余人等一律不知。这里很多都是强子的朋友,他也不太熟,人多嘴杂,万一拍点照片爆到网上就麻烦了,还是小心点好。

    更何况都已经马上快离婚了。

    方哲被这一坨纸巾堵住口鼻,差点没被憋死,好半天才缓过来一口气。纪楚这人,下手也太特么重了!

    强子却觉得纪楚下手太轻了点,要是方哲对着他老婆流鼻血,他保证把他打得妈都不人识!或者干脆让方哲这货多留点血,失血而亡算了,哪还有心情给他递纸巾啊!

    当然,首先他得有个老婆。

    ……

    强子定的这个包房挺大的,有沙发,可以K歌,最里面还有一间麻将室,供各位赌神任意发挥。

    中间留了很宽敞的地方,放置了一张大圆桌,他们一行十五六个人,不多不少刚好够坐。

    “来来来,大家赶紧坐。”来的都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强子语气随意。

    方哲刚流了鼻血,便作为伤患优先入座。

    纪楚被一群妹子包围着,委婉地拒绝了她们的合影要求,妹子们又陆续拿出纸和笔求签名,他不想对着强子朋友摆架子,只好挨个儿签过去。

    强子挨着方哲坐下,身体往他这边凑点,声音中带着羡慕嫉妒恨:“哎,从小就这样,只要有阿楚在,妹子们都一窝蜂地拥过去,你看咱俩身边儿,别说妹子了,连毛都见不着一根。我今天还是寿星呢,真是气死个人。”

    方哲斜眼看他:“说你自己就是了,别拉我垫背,喜欢我的姑娘一抓一大把好吗。”

    强子被噎了一下。

    方哲说得还真让他无法反驳,这货虽不像纪楚那样帅得人神共愤的,但长相清隽,眉目清秀,特别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没心没肺的,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特别招女孩喜欢。

    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在同一所中学念书,纪楚是毋庸置疑的校草,方哲是级草,强子是……

    路人甲同学,咳咳。

    不不不,他还有两个称号——纪楚的发小,方哲的哥们儿。

    估计全校收到情书最多的就是他呢,不过十封中有八封是羞涩地让他转交给纪楚,另外两封是捂着脸让他递给方哲。

    强子生无可恋。

    重点是,方哲刚说完这句话,好像是印证他说的话一般,一只嫩白的手,拉开他旁边的一张座椅,施施然坐下。

    见两人望过来,苏蕊调整了一下坐姿,侧对着方哲,笑了一下,笑容婉约迷人。

    ……

    纪楚刚把最后一个签名完成,抬起头就看到苏蕊坐在了方哲的身边,两人的身体都朝对方的方向偏了一点,看起来距离特别近,他大步走过来,拉开苏蕊另一边的一张椅子,冷着脸坐下,上半身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歪着头,一声不吭。

    苏蕊没注意到他的这点小情绪,眼下她整副心思都放在了方哲的身上。

    方哲像是怕了她了一样,将屁股努力地往强子那边挪挪,身体也紧贴着强子,只恨不得挂在强子的身上。

    他的想法很简单,两个字,羞愧。

    昨天苏蕊那么热情地拥抱了他,还给他泡茶喝,今天一见面看到自己被呛了,又立马跑过来给他拍背顺气,而自己呢!

    竟然想着她的胸,想着她的腰,想着她的腿,还想着她的香味!

    这种禽兽不如,又羞于启齿的阴暗想法,让他不敢再轻易靠近她。

    偏偏苏蕊许是觉得跟他熟一点,便很自然地就坐在了他的旁边,还不时地跟他聊天,一点都没有发现旁边坐了只真禽兽。

    方哲更羞愧了,又往强子那边挤了挤。

    强子实在忍无可忍,瞪他:“你还能不能好好坐了?”

    ……

    吃过饭,强子招呼大家玩牌的在最里面的小包间玩牌,愿意唱歌的就在外面唱,隔音效果挺好的。

    纪楚方哲和强子是老搭档了,从上学那会儿开始,中午的时候就躲在别人住宿生的宿舍偷偷玩斗地主。

    纪楚心思最深,十回能赢七回,剩下三回赢家基本是强子,只有方哲这个傻白甜每次都输得最惨。

    所以,大家都很乐意跟方哲玩牌。

    相反,大魔王纪楚在牌桌上,就不那么受欢迎了。

    强子一把将想要唱歌不想输钱的方哲摁在牌桌上,一边极力说服纪楚到外面去唱歌,压低了声音:“你最新的那首歌现在好像可以点了,要不,你去唱两句?你这歌不是叫《情话初体验》嘛,刚好你媳妇儿也在,唱两首浪漫一下呗。”

    纪楚没做声,倒突然想起他从来没给苏蕊唱过歌什么的,就连话都很少说。

    他回过头,问苏蕊:“你想听歌吗?”

    苏蕊撩了下头发:“我想看你玩牌。”

    这样,她就能光明正大地挨着方哲坐了。

    “看你玩牌”这四个字明显取悦了纪楚,他没再多说话,懒着身子坐下,斜靠在椅背上,手背随意地搭在腿上,眼尾染上了一点笑,“那行,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苏蕊胡乱点了两下头,赶紧选了靠近方哲的位置,缓缓坐下,两条均匀漂亮的小腿优雅地交叠起来,踩着细高跟的小脚明目张胆地伸到方哲的眼皮子底下。

    纪楚的目光在她光着的小腿上停留一秒,拧了下眉,看向她。

    苏蕊瞪着大眼睛,眨了几下,无辜地回视他的目光,好像在问“怎么了呀?”

    纪楚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想再多说什么,索性扭过头,沉着嗓子:“发牌。”

    方哲现在挺不不好受的,苏蕊虽然坐在纪楚的旁边,但是离他也挺近的,白花花的两条小腿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荡,他拿着牌看牌面的时候,总忍不住将目光放到那两只脚上。

    苏蕊的脚很小,白白的,脚弓的弧度很漂亮,整只脚偏瘦长,但脚趾和脚后跟的位置却肉嘟嘟的,看着极为可爱。

    一根黑色的细带从脚背的位置穿过去,更显得整只脚都纤细得似乎一拧便碎。

    指甲盖上面涂着一层浅粉色的指甲油,圆润饱满,在灯光下还带着质感的闪光,一颗颗的,像甜美的果肉一般,吸着人的目光和唾液。

    方哲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樱红色的石榴肉,他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要不要地主?”纪楚沉闷的声音突然传来,将他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

    方哲看了下牌面,别说大王小王了,连一个二都没有,一对A就是最大的牌,赶紧摆了摆手,“不要。”

    纪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抓起牌桌上的三张底牌,往桌子上一甩,又按照顺序一张张地卡在手里这副牌里。

    刚好凑成了两搭连牌,一个飞机。

    再加上他自己手里的四个二双王。

    纪楚撩起眼皮,盯着方哲冷笑了一声。

    和方哲同为“平民”的强子,突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凉意。

    一小时后。

    方哲已经输得没什么脾气了,他玩得有点没意思,刚好有人走过来,他连忙朝那人挥手:“来来来,哥们儿,替我打一局,我去上个厕所。”

    方哲出去了没多一会儿,苏蕊便拿起小包包,站起身来。

    纪楚抬眼看她,她勾起唇瓣笑,“我去补个妆。”

    ……

    方哲上完厕所出来,便看到苏蕊的身影靠在走廊上,背对着他。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微风,将她的发丝吹得飞扬了起来,又轻飘飘地落在她瘦窄的背上,她仿若不觉地仰望着对面,昏黄的灯光下,这个娇小的背影显得寂寞又孤独。

    装完逼后,苏蕊默默关掉手里的小风扇,悄悄装进小包包里。回过头,发丝恰到好处地甩到耳后,露出一张美艳动人的小脸。

    和闪动着点点泪光的眼眸。

    看到方哲出来,她惊慌失措地擦了擦眼泪,扬起一个故作坚强的笑容。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