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证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肖奕目光盯着电视,余光里, 旁边的那双细白的腿却一直晃晃悠悠, 莫名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耳边又传来苏蕊乐不可支的笑声,笑完还戳了戳他的手背, “哎, 这么好笑, 你怎么不笑啊。”

    他还没回答,她便凑了过来, 轻浅的呼吸对着他的耳朵:“在想什么呢?”尾音软软地上扬,听着缠缠绵绵的, 又意有所指。

    说完又戳了他两下。

    肖奕淡淡扫她一眼, 没做声,目不斜视。

    电影正演到精彩的片段, 反正已经拿到了分数, 苏蕊便没再逗他,收回身子, 专心看电视去了。

    肖奕摸了支烟, 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

    没一会儿, 肩膀上靠过来一个脑袋,很轻,有发丝不经意地钻入他的衣领, 扫在他的脖颈上, 痒酥酥的。

    苏蕊开口, 声音也是极轻的:“嗳, 你怎么受的伤啊。”

    肖奕不准备提这个事儿,没搭理她。

    苏蕊的脑袋就在他肩膀上蹭蹭,跟个小猫似的,蹭得他越发的痒。

    肖奕吸了口烟,大概说了下,语气无所谓:“抓一个抢劫犯,追的时候没注意,被他拿小刀子捅了一下。”

    苏蕊还要多问,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将她脑袋扶正,盯过来的目光凌厉又严肃,好像她是那嫌疑犯一样,语气也是冷硬的:“怎么每天都跟没长骨头似的。”

    苏蕊笑嘻嘻的:“看到你我骨头就没啦。”

    肖奕:“……”

    过了会儿,这颗脑袋又歪了过来。

    正巧电视里响起了片尾曲,肖奕蹭地一下站起来,垂眼冷冷地盯她:“行了电影也看完了。回去吧。”

    苏蕊指了指他那只受伤的胳膊,很坚决:“不行,我还要给你换药呢。”

    肖奕嘴里含了支烟,说话的声音有点模糊:“明天才换。”说着往大门口走去,开门。

    靠在门边,转过身,看向她,目光赶人。

    苏蕊估摸着分数差不多了,便脱下拖鞋,慢吞吞地换着凉鞋。

    换好鞋子,又施施然站起来,慢步走到他身边,仰头看他,轻声笑:“那我明天再过来帮你换药好了。”

    肖奕没说话,低了点头,点烟。

    侧脸冷毅得跟座雕塑似的,却很帅,莫名吸引人。

    苏蕊笑着看了他片刻,而后挎着小包包出了门。

    肖奕抬起头,吐出一丝丝烟雾,耳边的高跟鞋声音盘旋着,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他的目光在半空中定了两秒,夹着烟的中指和食指微微一松,燃了半截的烟蒂掉落在地,他伸出脚,捻灭。

    带上门,不声不响地跟了上去。

    苏蕊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

    距离有点远。

    前面的身影娇小玲珑,墨绿色的修身短裙衬着她姣好的身材,在夜色下,仿佛更加动人心弦。

    走路的样子也是诱人的,屁股翘挺挺的,就这么自然地扭着跨,也透着一股子迷人的魅惑。

    慵懒,带着三分性感,还有一丝她特有的风情。

    具体说不上来,但他从没在其他女人身上看到过。

    小区门口就停着一辆出租车,她招了招手,开门,坐了进去。

    肖奕冷眼看着,一秒后,突然阔步朝那边走去,在出租车发动之前,迅速地打开副驾门,上车。

    苏蕊有点诧异,随机又笑起来:“干嘛呢?”

    肖奕没回答,直接说了声:“走吧,送你回去。”

    “啊?”苏蕊有点反应不过来。

    “住哪儿?”肖奕问。

    苏蕊:“……半山别墅。”

    回答完这个问题,她忽然有些庆幸。

    还好前夫最近比较忙,没工夫管她,不然看到她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勾搭了一个野男人,大概会怒火冲天地收回多给的那部分赡养费吧。

    ……

    到了别墅门口,苏蕊开了门,正准备下车,便听前座男人的声音低又沉:“苏蕊。”

    “嗯?”

    他侧着头,目光透过车窗,看向别墅:“你跟纪楚什么关系?”

    苏蕊怔了一下,又笑起来。

    她下车,走到副驾门边,弯一点腰,敲了敲他车窗的玻璃。

    肖奕摇下车窗。

    她笑容渐盛,声音软软的,问他:“那你是我什么人呀,肖副队?”言下之意很明显。

    肖奕抬着头,撩着眼皮看她几秒。

    “说呀?”苏蕊挑眉,尾音带着问询之意。

    肖奕收回视线,意味不明地笑了下,缓缓摇上车窗。

    他侧头,对着出租车司机:“开车吧。”

    ……

    看着出租车倒了出去,在拐角处消失,成功转移话题的苏蕊很好心情地从小包包里翻出钥匙,转身,脚步顿在了原地。

    别墅的大门口,立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门口仿古的路灯将他整个人照亮,身影却拉得老长。

    愈发单薄的模样。

    苏蕊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那儿的,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轻轻笑着:“不是出去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纪晗穿着蓝色休闲短裤,双手懒散地插着兜,斜靠在门边,就这么垂着眼看她,带着几分冷淡,开口的声音更是冷冰冰的:“他是你什么人呀?”

    他模仿着她的语调,重复了一句,顿了下:“说啊。我也想知道。”

    苏蕊这会儿是确定他看到自己调戏肖奕那一幕了,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一支蜡。

    她没回答,缓步走到门边。

    正准备绕过他进屋,面前便伸过来一只胳膊,几乎擦着她的脸,直直地撑在门沿上,挡住她的去路。

    上半身略弯下,另一手仍然漫不经心地插在兜里,侧过头,神色淡淡地看着她,鼻间发出一声咄咄逼人的质问:“嗯?”

    这小孩……

    又淡淡的酒味从他身上飘过来,苏蕊开口问他:“你喝酒了?”

    纪晗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颇有她不回答便誓不罢休的架势。

    苏蕊被他逼得无奈地往后退了一小步,仰脸望着他:“朋友,怎么了?”

    纪晗冷笑了两声,讽刺她:“那你对朋友可真好,都快贴到一起了!”

    苏蕊:“……”有吗?

    她有点心虚,虽然她已经离婚,单身状态,娶嫁自由。但是纪晗不知道啊!

    她又答应过纪楚,不会告诉纪晗两人现在的关系,还收了好处费。现在被他撞见,翻了船,却进退两难,想解释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只能板着脸,拿出小嫂嫂的威严:“我再说一次,不是你想的那样。其他的事你也别管,你只需要记住,不管我跟你哥关系怎么样,我永远都是你嫂子。”

    苏蕊说到最后两句的时候,在语气里加入了淡淡的温情,自觉自己这番话说得挺打动人心的,特别是“我永远是你嫂子”这句,要是谁这么跟她说类似的话,她肯定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可纪晗明显不买她账,表情依旧是冷淡的,甚至还嗤笑了一声,看了她几秒,收回手,转身上了楼。

    苏蕊松了口气:现在的小孩,越来越难琢磨了啊。

    ……

    纪晗坐在书桌前,仰着头,冲天花板,闭眼。

    他原本是听见了汽车声,琢磨着许是她回来了,便开了门去迎她,没想到却看到那一幕。

    门外的大道上停着一辆出租车,她站在副驾的门口,弯腰,看向车里,眼里带着丝丝妩媚。

    就像是从泳池边走来的那种眼神,不对,还要慵懒几分。

    带着勾人的弧度,笑脸盈盈的。

    副驾上的男人亦看着她,眼底神色不明。

    其实两人的距离并不太近,并不像他说得那样暧昧,可他莫名觉得苏蕊的眼神特别刺眼。

    他起身,又到洗手台边,拧开说龙头,洗了把脸。

    出来的时候,手机正好在响着。他拿起来,看了眼。

    是纪楚。

    “在家吗?”纪楚问。

    纪晗额上的碎发微湿,他甩两下,嗯了一声。

    “帮我找一份合同,在书房书架的第三个抽屉里,从左往右数。对了,钥匙在笔筒里。找到拍个照发给我。”

    顿了下,纪楚又问:“苏蕊最近还好吧?”

    纪晗出了卧室,侧过头,看向一楼。

    苏蕊还没换衣服,只脱了鞋子,窝在沙发上,整个人小小的一团,又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悠悠闲闲的。

    他冷笑一声:“不能再好。”

    顿了片刻,终究什么也没说。

    挂电话之时,他已经进了书房,照纪楚的话找到合同,对了拍了几张,传了过去。

    他拿起合同,放回去,突然愣在了原地。

    抽屉里,摆着一个红色的本本儿,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离婚证。

    纪晗的目光定在这三个字上,隔了几秒,伸手,两根指头一勾,将小本本儿拿在指缝中,打开。

    上面贴着他哥的单人证件照,最上面的持证人后面,写着纪楚两个字。

    他目光下移,下面女方的姓名处,印着:苏蕊。

    手指骤然收紧,拇指的骨节一弯,泛着青白。

    他松手之际,指尖已经在证书上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月牙印记。

    将离婚证甩进抽屉,纪晗插着兜,懒痞痞地走出了书房。

    两只手撑在二楼的扶手边,曲着腿,往下望了会儿。

    他又伸出手指,反过来扣了两下。

    苏蕊抬起头望他,而后唇边荡起了慈祥的微笑。

    纪晗垂眼,看着她的笑容,绷了几秒,没绷住,笑出了声。

    虽然依然有点火气,但看到她装模作样的样子,他怎么就这么想笑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