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两小时后。

    比完赛的纪晗臭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周身都冒着冷气儿。

    大朱和阿龙很明智地选择了跟在他身后, 还是觉得太冷,又悄咪咪地退远了几步。

    苏蕊低着头, 跟在他身边……

    她也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退后几步来着, 可每当她掉了队, 纪晗都会懒着脸将她一把拎前来。

    “退什么退?”他瞟她一眼。

    苏蕊小声:“我怕被打呀。”

    纪晗气得嗤笑一声,“不就输了场比赛嘛, 我至于那样?”

    大朱阿龙摇头,“苏苏肯定不会挨打, 可咱俩就说不定了。”

    纪晗气得一脚踹过去, 两人大呼:“晗哥,说好不动手啊!”

    “去, 劳资动脚。”纪晗骂了两句, 和两人打打闹闹一阵,最终笑了出来。

    只不过想起之前输的那场决赛, 心里依旧塞得要命。

    普通的比赛输了就输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这次他事先给苏蕊夸下海口,说什么拿个冠军回来玩玩……结果,啪啪打脸。

    脸疼!

    重点是, 还输给了一个野男人!

    那人最后一颗球使足了力道向他扣杀而来, 下手凶狠, 他抬头却看到那人的眼眸。

    带着笑, 却暗含挑衅。

    最最重点是,那人只看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对着观众席,抬手。

    两只手放于唇中,潇洒地抛了一个飞吻。

    ——对着苏蕊的方向。

    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模样,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

    妈的,当时他就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此刻就算只是想想……也气得不行!

    偏偏大朱还跟没长脑子似的:“哎,不对啊,这就走了?咱不是说好晚上庆功宴的吗……”

    话还没说完,便被阿龙捂住了嘴,小声:“你瞎BB什么呢,晗哥都输球了还庆什么功!”

    大朱委屈的:“不是还赢了短跑吗……”

    “能一样吗!”阿龙呸他,压低了声音,“输给撬自己墙角的情敌,能好受吗!晗哥心里苦啊……”

    被塑料兄弟伤口撒盐的纪晗突然顿下脚步,冷哼一声:“哥们儿,声音小点可以吗?”

    ……

    纪晗闷着一张脸上车,强制性把死于话多的大朱阿龙送回学校,车停靠在路边拧着头生闷气。

    这是、等她安慰他呢?

    苏蕊顿时有点好笑,伸手摸他的头:“乖啦,不要气了,有输有赢很正常呀。”

    纪晗没吭声。

    苏蕊又噼里啪啦地胡乱劝了他一通。

    听着她绞尽脑汁地安慰他,纪晗心里也渐渐舒服多了,少年的火气来的急也散的快,没过一会儿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单手把着方向盘,点火,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抬眼看向前面,故作大气地开口:“没生气。输了就输了呗,我又不小孩子了。”

    “……刚刚生闷气的是谁呀……”见纪晗眼风扫过来,她话锋一变,笑嘻嘻地,“是是是,没生气没生气,你说什么都对咯。”

    纪晗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 “我说什么都对?那我说你是我老婆呢?”

    苏蕊不吭声了。

    纪晗觉得有趣,干脆熄了火侧过身来,靠近她:“嗯?”

    苏蕊伸出食指,顶住他额头:“你靠这么近干嘛!”

    驾驶室的窗户是摇下来的,有秋风透过车窗吹过来,吹得他短短的发梢轻轻飘动,额间干净的碎发打在她的手指上,痒痒的。

    对面是一张放大的雨过天晴的俊脸,带着少年拽拽的痞笑。

    过了几秒,他挑着眉峰坏笑着回答她:“撩你啊。”

    说着,伸出左手,四根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包裹住她顶在自己额头上的食指,大拇指跟着覆上来,将细白的指头握在手心里,轻柔地摩挲了两下。

    少年的手掌细腻,动作温柔,眼眸中带着点点笑意。

    他缓缓地挪开她挡在二人之间的手指,歪着头一点点靠近她,在离她只有五公分的位置停下。

    两人的鼻尖都快要碰到一起去了,呼吸更是彼此缠绕。

    苏蕊看着他漆黑的眼眸。

    她好像……真的被撩到了呀。

    她闭眼。

    下一秒,却听见有人扣了两下车窗:“哎哎哎,这儿不许停车啊,赶快开走!”

    纪晗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苏蕊睁眼,便看到他黑成锅底的一张脸,一不小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纪晗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坐直了对了窗外的单身狗交警咬着牙齿笑了笑。

    而后黑着脸系上安全带,点火,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一路上,都是一副臭着脸的样子。

    苏蕊正憋着笑,系统小B突然出声提示:【恭喜宿主!获得纪楚绿帽值20点,得分详情:强烈的绿帽感使纪楚精神分裂。】

    苏蕊:“嗯?”

    她看了看纪晗,又看了看自己,她、她也没干什么啊,怎么就突然得分了呢。

    系统小B:【这个……小B也不太清楚啦!看得分详情的描述,似乎是纪楚那边产生了绿帽感,也就是说他得知了什么事情,让他觉得自己被绿了。哦不,是深深觉得自己被绿了。】

    苏蕊:“……”能有什么呀,她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不过有分可以得就是好事,纪楚怎样她倒不太关心,也就没想那么多了。

    和纪晗一起吃过晚饭,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过了。

    苏蕊下车,正要和纪晗道别,便见他弯腰从车里下来,砰地一声关上车门,看架势、是想跟她一起进屋呀。

    “你干什么?”苏蕊警惕起来。

    纪晗看了她一眼,“肚子饿了,吃饭。”

    苏蕊微笑着提醒他:“刚才吃过呢。”

    “渴了,我要进去喝口水。”他继续编。

    “哦,你车上有水。”苏蕊的记忆力还不错。

    “我跟张婶约好了晚上一起打游戏。”接着编。

    “网上语音指挥就可以了。”

    纪晗:“……”

    操。

    他不吭声了,直接绕过车头往别墅门口走。

    “嗳。”苏蕊叫住他,质问的眼神看向他的背影。

    纪晗转过身,往回走两步,看着路灯下她白净的脸庞,低声笑了两下:“劳资编不下去了不行啊。”

    苏蕊:“……”这理由,很好很强大。

    “苏苏,”他往前一小步,鞋头几乎快要抵着她的脚尖。

    苏蕊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还没站稳,身前的少年又继续缓慢地朝前挪了一步,身后是车门,她已经无路可退。

    少年垂眼瞄了车门一下,身体更加放肆地前倾,身上温暖得近乎炽热的气息不断地朝她袭来。

    越来越近。

    他一只手靠在车门上,上半身随意地弓着,声音带着些许调笑:“你怕什么,我就睡我自己那间房而已,你想什么呢。”

    苏蕊当然不能让他进屋了。

    以前的小狼狗虽然野心勃勃,但是说到底也只会亲亲抱抱,外带一个单手解内衣的神技能。

    但现在的小狼狗……

    苏蕊总觉得已经开始慢慢进化了。

    她已经不能把他当做单纯的男孩来看待了,他身上更多的是男人的气息。

    占有欲、和荷尔蒙,都越来越浓厚,也越来越危险。

    如果空窗的时候,和他深度交流一番,也未尝不可,但现在的情况是……单是应付肖奕已经都快要了她老命了,再加一条小狼狗,她怕……营养过剩身体吃不消啊。

    苏蕊哼了哼,决定把宋逸成拉出来挡枪:“以前太纵容你了。宋总说得对,孤男寡女的,晚上哪能住一起。”

    纪晗咬牙:“那老东西……”

    正专心工作的宋·老东西·逸成突然打了个喷嚏。

    ……

    纪晗厚着脸皮哄她:“我又不是没住过,就住我自己那间房还不行?”

    苏蕊斜他一眼:“接下来是不是我就打个地铺看着你睡觉,我就抱着你睡绝不动手动脚,我就亲亲摸摸而已不做别的,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进去一下下……”

    他抖着肩膀笑:“你哪儿学的这些乱七糟八的东西,我是那么墨迹的人?一进房间直奔主题才是我的作风。”

    苏蕊笑眯眯:“狼尾巴露出来了吧!”

    纪晗:“……”

    操。

    他看着眉眼弯弯的苏蕊,灯光下的她皮肤是雪白的,白得几近透明,脸上还有一层细细的绒毛,脖子细长,也是白得通透的,隐约能看到薄薄皮肤下细细的青筋。

    脆弱得仿佛一拧便断。

    却让人更想咬上一口……

    纪晗抑制住想要咬她的欲念,耍赖地把她圈起来:“不管,我就要进去。”

    他这种中二少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唯一怕的就是苏蕊真生气,要不然他早就二话不说直接扛着她进屋了。

    哪还用得着这么多废话。

    “不要,就不许进去。”苏蕊坚持。

    纪晗磨着牙齿,“好啊你,苏蕊!”说着便顺手圈着她挠痒痒。

    苏蕊被他挠得受不了了,一边哈哈笑,一边躲他,却被他抵在车门上,避无可避。

    她只好撇过头,又白又细的脖子这会儿显得更加修长,就在纪晗的眼前,仿若一道可口的点心。

    甜丝丝的味道不断地往他鼻子里面钻。

    纪晗喉结微微滚动,手上动作一顿,低头猛地在她细嫩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他这一口看着狠,实则没敢用太大力,只重重地张开,又轻轻地咬了下去。

    苏蕊只觉得颈间微微刺痛,接着便是一阵酥.痒,纪晗整颗头都埋在了她的脖颈之间,柔软干净的发梢扫在她的颈窝,越发的痒。

    偏偏这人还伸出舌尖,轻轻地在上面打了个转,引得她浑身一麻。

    他嘴里含糊着耍无赖:“让不让进?”

    “嗯……不让……”

    辗转着亲吻她下巴、脸颊,还啄着她的嘴唇,低声又含糊地笑:

    “让不让?”

    “嗯?”

    “不让我就亲到你让为止……”

    “……”

    苏蕊被她亲得又痒又酥,正笑着躲开他,前方不远处突然亮起两束灯光,直直地照在她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她本能地伸手,挡在眼前,同时闭上眼。

    一秒后,睁开。

    慢慢地,眼睛稍微适应之时,才看清马路对面的停车坪上,一辆黑色的越野,沉默地亮着两束近光灯。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