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3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系统小B:【恭喜宿主,获得纪楚绿帽值20。得分详情:嫉妒使纪楚扭曲。】

    苏蕊:……咦?

    坐一起就嫉妒了?那……

    她假装不经意地往宋逸成那边倾了一点, 抬手撩了下耳侧的发丝, 慢悠悠地交叠着两条腿,风情正好。

    从纪楚的角度看过去, 苏蕊的头几乎快靠到宋逸成的肩上了。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要淡定, 不就是坐在一起吗, 不就是看上去亲密了点吗,不就是……

    呼, 总算平静了点。

    刚巧有侍者经过,苏蕊要了杯红酒, 纪楚伸出手想要递给她, 又被对面的男人眼疾手快地截胡,而后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苏蕊接过红酒, 两人的指尖在剔透的玻璃杯上缠绕, 看在纪楚眼里,跟慢动作回放似的……

    纪楚闭眼, 不就是递个杯子吗。

    宋逸成松开手, 只是下一秒, 苏蕊便抬起头,冲着他浅笑:“谢谢。”

    宋逸成弯了弯唇,没说话。

    不就是……妈的, 他忍不下去了!

    他瞬间黑了脸, 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系统小B:【恭喜宿主, 获得纪楚绿帽值40点。得分详情:强烈的嫉妒使纪楚陷入崩溃, 分数翻倍。】

    苏蕊喝了口红酒,只觉得酒香宜人,浑身舒畅:“哎呀呀,宋总的分好高啊!转个眼就挣了俩月,不能更棒!”

    方小可怜:两小时6分

    宋大肥羊:两分钟60分

    苏蕊对比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更加明媚。

    宋逸成坐了片刻。

    他今天很想说纪楚两句,可场合不对,刚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个外人,此刻更不好开口,于是沉默起来。

    ……

    四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

    苏蕊虽然不知道老宋过来的意图,但也懒得想太多,反正有分数可以拿就好。

    宋逸成看了眼纪楚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两人的家务事他又不好发作,唯一能做的就是表明立场,给苏蕊撑腰。

    垂眼思索片刻,淡着一张脸,正要开口,便被随后赶到的助理打断。

    助理弯腰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收回视线:“你等我下。”

    说完,便起身朝那几个人走去。

    苏蕊一脸问号。

    等、等他干什么……

    宋逸成一走,纪楚彻底舒了口气,虽然他年纪并不比自己大几岁,但从小就喜欢板着脸,端出长辈的架子,逮到机会就训斥他,简直是童年阴影。

    纪楚拿宋逸成没办法,可对方哲就嚣张多了,他转过头扫方哲,语气凉飕飕的:“换个地方说话?”

    方哲刚好也想开诚布公地跟他谈谈,点点头,笑:“行,咱们谈谈。”

    说完,看着苏蕊,神色温柔:“苏苏,你等我会儿,我和阿楚说会话就过来。”

    纪楚顿时又黑了脸。

    方哲这小子也太胆大包天了点,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地勾搭苏蕊呢!

    他顿了顿,起身的时候,放低了声音,“等他们干什么?等我。”

    说完,看着方哲冷哼一声,两人前后脚离去。

    苏蕊:……哎,三个人都这么走了?好歹给她留一个可以刷分的啊!

    ……

    宴会的西南角有一个露天阳台,对面是滔滔大江,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对面陆续亮起一盏盏五彩斑斓的灯,景致很漂亮。

    宋逸成谈完事,端着红酒杯望着远处,站了片刻,刚转身便看到夏小雅穿着一袭红裙优雅地走到他旁边,声音轻柔:“很美是吗?”

    宋逸成蹙着眉扫了她一眼,将手中的红葡萄酒一口饮尽,一声不吭地往回走。

    “宋总。”夏小雅提高了声音叫住他,“在宋总眼里看到的世界都是这样吗?……美丽、干净、没有任何碍眼的东西。一出生就拥有我们平凡人一辈子都触不可及的东西,是什么感觉呢?大概是你的眼里只有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所以看不到像野草一样努力生长的我们吧。”

    夏小雅的声音柔弱中透着坚强,娓娓道来,很具感染力。

    ……跟偶像剧台词似的。

    宋逸成脚步未停,像没听到她说话,继续往外走。

    夏小雅:“……”

    眼见他很快便要走出阳台,她也顾不得酝酿气氛,赶紧点出重点:“我不知道苏蕊跟您说了些什么,让您这么误会我。说实话,那部戏的角色我根本不是很在乎,但是我不容许有人在背后恶意中伤我。我妈妈从小就跟我说人穷志不短……”

    宋逸成顿了一下,转过头,淡淡的眼看向她,神色不明。

    她也不害怕,反而抬起细长的眼定定地看向他。

    宋逸成缓缓开口:“苏蕊?”

    夏小雅默了片刻,苦笑:“没事,我不怪她,是我自己的问题。”

    刚说完话,便见宋逸成扯着唇,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出片刻,笑容便慢慢敛住。

    神色淡漠,嗓音也淡得出奇:“夏小姐,你穷不穷不关我的事,但你惹了苏蕊,就是跟我过不去。另外,你应该庆幸她没跟我说什么,否则就不是拿掉你一个角色这么简单。”

    他撩了下眼皮,补充:“不过,应该对夏小姐影响不大,反正你对角色根本不在乎,对吗?”

    夏小雅脸上的血色一点点消失。

    刚好有侍者过来,宋逸成招了招手,将酒杯放入托盘之中。

    伸手,面无表情地整理领带,抬脚走进室内,刚转了个弯,便顿住了脚步。

    与他相隔一米不到的地方,苏蕊端了个酒杯,站在原地,神色复杂。

    她只是想暗戳戳跟着老宋刷下分而已,刚走到拐角处,便听到他这番话。

    ——你惹了苏蕊,就是跟我过不去。

    明明声音很淡很轻,但就是有一股霸气侧漏的感觉。

    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夏小雅僵硬的脸……

    趴在墙角偷听老宋帮自己怼人的心情,略复杂啊。老宋,大概……暗恋她?

    宋逸成不知道她在这儿站了多久,听到了什么,但他并不关心。

    只是,刚刚夏小雅暗踩苏蕊,到底破坏了他的心情。

    他盯着苏蕊,声音低低的:“过来。”

    苏蕊缓步走过去。

    宋逸成手臂微抬,往她那边稍微移了一下,见后者还在愣神,淡淡的提醒她:“挽着我。”

    苏蕊也看着他,轻轻地抬起自己的胳膊,白嫩嫩的小臂挽向宋逸成。

    他长年累月穿着长袖衬衫,大夏天都从不穿短袖,每一颗纽扣均扣得规规矩矩,一丝不苟。脸部线条深刻又沉静,眼神轻浅,平静得如同一口古井。

    皮肤也是白的,看上去斯文古板,且禁欲冷淡。

    苏蕊本以为他很弱鸡……直到把胳膊放到他臂弯,才清楚地感受到他隐藏在西服下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带着张力,和他寡淡的神色极为不搭。

    额,他要是不穿这么多就好了,这样又可以得好多分呢。

    宋逸成带着她,挺直着背脊,缓步向场中走去。

    虽然苏蕊家里也还不错,但在宋逸成眼里还不够看的,要不怎么一个两个都来踩她一脚?

    家里太远靠不到,和纪楚是隐婚,偏偏那小子又不护着她,外面还总有那么些不长眼的人。

    看来仅仅让全公司知道还不够,得让所有人都知道。

    苏蕊,他护定了。

    ……

    夏小雅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从露天阳台走进场,便看到两人的背影。

    同样的黑色礼服,他的高大,衬托着她的娇小。

    气势恢弘。

    仿佛自带让人热血封腾的BGM,又仿佛吸着所有的聚光灯。

    在这瞬间,光芒万丈。

    ……

    一时间,似乎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两人身上。

    宋逸成平日里低调,圈子里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听说宋氏的所有高管都是男的,连他的私人助理、秘书,都一概只聘男性,不少人还怀疑过他的性取向,只是到底顾忌他的身份,不敢乱嚼舌根。

    可如今他却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领着一个女人,周旋在各商场合作伙伴中间,替她引荐那些平日里鼻孔朝天的精英们。

    简直、让人惊掉了下巴。

    他的女伴姿态优雅,唇边挂着浅笑,举手投足间自带一抹淡淡的风情,模样生得比好多以美色著称的女明星还好看。

    黑色长裙下的身段动人,裸.露在外的小片肌肤白得触目,腰更是惊人的细。

    堪称尤物。

    ……

    宴会的另一头,纪楚嘴角微沉,看向方哲:“你怎么个意思,说清楚。”

    方哲也看向他:“你先说你怎么个意思?是你先不要她,上赶着离婚,现在该不会后悔了吧?……我们都做这么多年兄弟了,今天我话说明了吧,我想追苏蕊是在你们离婚后产生的念头,所以也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是后悔了……”

    纪楚低声打断他:“谁他妈后悔了!”

    方哲笑起来:“得嘞兄弟,我们从小穿一个裤裆长大,你怎么想我不知道?就像你一眼就看清我的小心思一样,你也瞒不过我。”

    纪楚瞥了他一眼,却最终没再吭声。

    憋了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了:“强子,你有完没完,偷听得太没技术含量了!”

    隐藏在柱子后的路人甲吃瓜群众强子:“……”

    他尴尬地走过来:“嗨,我不是怕你俩打起来嘛……我、卧槽!”

    他看着宴会里众人视线云集的地方,张大了嘴。

    方哲和纪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同时变了脸色。

    苏蕊挽着宋逸成的小臂,和主人家两口子侃侃而谈。

    不知对方太太说了什么,苏蕊低头笑了笑,耳朵尖有点微微泛红,她抬头望向宋逸成,眼睛带笑,眸色晶亮。

    宋逸成亦看向她,波澜不惊的俊脸上,勾起了一丝淡笑。

    方哲:……说好当他的女伴呢!

    纪楚:……头上颜色,好像更怪了点。

    强子:……新一轮的战争即将开始。还好他路人脸,只需要安静吃瓜就好。

    ……

    苏蕊跟着宋逸成溜达了一圈回来,感觉场上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站在宋逸成身边,意味着什么,她当然知道,只是老宋这慈爱的眼神,她有点吃不消啊。

    慈爱的老宋带着她见了一圈世面,终于逮着空,决定好好说一说她。

    他蹙眉,老父亲般的嫌弃:“你今天的裙子,太露了。”

    苏蕊看着自己规规矩矩的长裙,懵逼:“哪里露了?”

    宋逸成目光落到她雪白的脖颈上,而后转到裸.露在外的细长胳膊。再往下,很好,裹得挺严实的,只露出长裙下一双小巧的脚,以及如玉似的小腿……

    好像也不是很露。

    但就是觉得,这身材有点晃人眼,没见别人都盯着她么。

    宋逸成继续续蹙眉:“哪里不露了?”

    他指着场中一个女人,淡定的:“要穿成那样才可以。”

    苏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穿着长袖长裤,连脖子都用一块丝巾裹住,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只剩一个脑袋的女人……

    老宋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对女人衣着的品味、实在堪忧。

    宋逸成倒也没揪着说她,又转了话锋:“以后有什么事,直接跟我提便是,不要怕开口,免得什么阿猫阿狗都骑到你头上。”

    苏蕊为难的:“还真有一件事。”

    宋逸成放柔了声音:“说吧。”

    苏蕊还是很为难,踌躇了会儿。

    “没事,只要你开口就行。”宋逸成淡声道。

    他其实大概猜到一点,苏蕊应该听到了夏小雅在他面前说的那番话,大约是想让他寻个什么法子出口气。

    要不就是加薪升职,走向人生巅峰什么的。

    总不会是想他把纪楚揪过来打几下屁股吧?这个倒是可以有,如果不嫌恶心的话……

    正想着,便听苏蕊小声道:“那个……”

    “嗯?”宋逸成看向她。

    她顿了下,有点不好意思:“能陪我看场电影吗?”

    宋逸成:“……”

    #万万没想到系列#

    #干儿媳妇总不按牌理出牌怎么破#

    ***

    从宴会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然擦黑,外面也下起了小雨。

    现在已经是九月初,立秋多日。

    白天闷热,夜晚却有点冷意,更何况今天还下着蒙蒙细雨、

    一阵凉风吹过,苏蕊下意识捂住了胳膊。

    下一瞬,后背却传来一阵暖意,苏蕊低头,便看见自己的肩头,搭上了一件黑西装,带着淡淡的男士香水味。

    她抬头,宋逸成的手已经伸到了她面前,在离她下巴处不足十公分的位置。

    手指修长,指甲圆润干净,握着伞柄的指节微突,略发白。

    苏蕊正有点感慨,准备对着他展露笑颜,便听他冷冷的声音:“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穿这么少。”

    苏蕊:……笑不出来了。

    她总觉得小宋宋的情商为负呢。

    ……

    司机老吴在前面安静地开车,偶尔不露痕迹地穿过后视镜打量后座的两人。

    没办法,实在是太震惊了。

    他是宋家的老人了,原本是宋家老大的专属司机,老大十多年前过世后,他便成为了宋逸成的专属司机。

    从每天接送他上下学到现在……

    从来没见他跟哪个女人多说过一句话,向来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上学时,他父亲怕他早恋,叫老吴给盯着,现在却怕他一直不恋爱,抱不到孙子,又拉不下面子像个女人似的问他,只好叫老吴继续给盯着。

    啧啧,不容易啊,他盯了快二十年,终于有了情况!

    而且还……

    宋逸成:“去电影院。”

    而且还去电影院,宋家有后了啊!

    老吴悄咪咪看了宋逸成一眼,哪想到和他在后视镜里寡淡压迫的目光对了个正着,赶紧干咳一声,转回视线。

    ……宋家这小子,从小就爱板着张脸,这些年随着年纪的增长,气势越发迫人,练就了只用眼神便能把人吓一跳的好本事。

    只是,别把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吓跑了才是。

    司机老吴默默祈祷。

    大概是他的祈祷见了效,下一刻,后视镜里娇滴滴的小姑娘,就朝宋逸成那边挪了一点。

    苏蕊装模作样地凑近他,拉起他的手,摸了两下,笑嘻嘻的:“咦,宋总,你是不是用了我给你那只手霜呀,手上皮肤好像变好了哦。”

    系统小B:【恭喜宿主,获得纪楚绿帽值8点,得分详情:肢体接触。】

    苏蕊心满意足。

    以前没对他下手,是因为怕被这朵高岭之花轰出去。今天她得出小宋宋暗恋她的结论,自然不会手软,赶紧找了个借口,果断下手。

    宋逸成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掌,嗤笑一声:“胡说什么?我会用那种女生用的粉色小瓶瓶?”

    “……哦。”苏蕊原本就是找个由头摸一下他的手而已,也没想过宋逸成真的会用手霜。

    只是,她总感觉,他的皮肤好像真的变好了一点点啊。

    过了会儿,苏蕊又拉起他的手:“确定没用吗?”

    宋逸成一本正经蹙眉:“你觉得呢?”

    “……”好吧,她就知道他不会用那么娘的东西。

    ……

    细雨绵绵,滴落在车窗上,有种别样美感。

    透过带着雨滴的车窗,苏蕊抬眼便看到路边一个小小的门店。

    回过头,便看见宋逸成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处,目光定定,眼底灼热。

    “麻烦停下车。”苏蕊突然开口。

    等到车停稳,她第一时间打开门,跑了出去。

    宋逸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夜色的雨幕里,微垂的手不经意地碰到被她脱下的西服。

    热热的,带着她的体温。

    没过一会儿,车门被人打开,钻进来一个透着微微湿气的人影。

    宋逸成转头,正要板着脸质问她,便看到一盘小巧的蛋糕,拖着蛋糕的手莹白如玉。

    再往上,是她带着笑意的眼眸,精致的小脸上,眉眼弯弯,活像只小狐狸。

    过分漂亮的小狐狸。

    宋逸成在心里默默补充。

    苏蕊微喘着气,笑:“这是营养品,宋总要不要,来一点?”

    两鬓湿软的发梢粘在她的脸庞,发尾顺着修长的脖颈,贴到胸口前,浸湿了大片……还好是黑色,看着不太明显。

    只是,汇集在下巴处的一滴雨水,不堪重负地滴落在她胸前的肌肤上,缓缓没入领口之中。

    偏偏她还像毫无察觉一般,轻轻撩了下发尾,一颗水珠正巧打在了他的脖子上。

    明明是冰凉的雨滴,到最后,竟有点发烫。

    宋逸成移开视线,板着脸沉了嗓,带着三分迫人的气息:“胡闹什么!没见外面下着雨?”

    说着,便将西服抓起来,飞快地裹到她身上,总算把那大片吸人目光的雪白给遮住了。

    他转头对着司机老吴:“去市中心的公寓。”

    “嗯?不是看电影吗?”苏蕊顿时紧张起来。

    宋逸成声音淡淡,却不容置疑:“你淋成这样去电影院?不怕感冒?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

    苏蕊:“……哦。”那就好。

    她突然想起正事,捧着蛋糕:“宋总,吃营养品吗?”

    宋逸成瞟了眼,没做声。

    过了几秒,嘴里被喂了一勺软软的东西,霎时间奶油的香甜味在舌尖停留,而后遍布口腔。

    他原本板着的脸慢慢松缓,嘴角竟勾出一丝淡笑。

    整个人都有种甜丝丝的感觉。

    片刻,他肃了肃神色,皱眉问:“真是营养品吧?”

    苏蕊很严肃,点头:“对,只是形状确实有点像蛋糕。”

    说着,又给他嘴里塞了一块。

    ……

    司机老吴:……我……瞎了吗……

    算了,他是老板,他说了算。

    呵呵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