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宴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 www.81ZW.C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晋江文学网独家发表,请小仙女们支持正版哦, 么么哒

    不不不,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听我解释!

    我没有!

    不关我的事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跟她什么事儿也没有!

    哎哟卧槽!

    方哲是真的又惊又恐又懵逼, 虽然他跟纪楚媳妇儿真的没什么, 可压不住现在她确实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还紧紧地抱住自己, 胸前的软肉颤颤悠悠地贴在自己的肋骨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触感……似乎……还挺不错……

    香香软软的身子依偎在他怀里,头顶在他的下巴处, 蓬松的发丝擦过他下巴的皮肤,一阵酥.痒, 她侧着头,耳朵软白, 只耳尖的位置泛着一点粉红,看上去极为可爱。

    她微微抬头,露出一张过分美丽的脸蛋,神色却柔软恬淡, 带着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欲语还休。

    其实,苏蕊是真有点羞窘,她抵着男人结实胸膛的耳朵已经彻底红了,半张脸都烧得厉害。

    虽然她在评论里说得头头是道的, 但也仅限于理论, 从没实践过。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这般亲密接触, 胸前传来一阵阵异样的感觉,心里咚咚直跳。

    她挪动了一下脑袋,鸵鸟一样将自己埋在他胸前。

    方哲瞬间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举着双手,眼睛瞪圆、嘴巴张大,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半分也不敢动。

    事实上苏蕊保持这个姿势,迈进方哲的怀里才不过堪堪两秒钟,但在三人一动不动的姿势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恭喜宿主,本书男主绿帽值达到1,宿主剩余生命为二十四小时。】

    终于,在脑海里响起小A喜极而泣的声音时,苏蕊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迅速地拉开自己与这位不知名男性的距离,扬起蒙娜丽莎式的优雅笑容:“欢迎欢迎。”

    苏蕊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出现在自己别墅门口,又一幅要进门的样子,还带有攻略指数,显然不是她前夫,只是一位客人,她这样的万能句式倒是可以生硬地圆一下场。

    方哲也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欢迎他而已啊。不过、纪楚媳妇儿这么奔放的欢迎方式,他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没等那口气松完,便听到一声带着凉气的冷哼从前面男人的鼻腔里慢悠悠地传了出来,淡淡的不屑。

    方哲的心瞬间又揪紧了两分,这误会、大了啊!

    纪楚这个人吧,小气、有事儿没事儿总爱瞎想,还睚眦必报,他们几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里就数他最黑心,看着人模狗样的,要是惹急了他,不管有理没理,逮着就是一阵乱咬。

    自己被他老婆这么一抱,不被恶意报复才怪呢。

    方哲瑟瑟发抖了两下。

    好在纪楚也就这么哼了一声,没多耽误便长腿一迈进了屋,在门口不紧不慢地换拖鞋。

    苏蕊默默看了眼他脚上浅棕色的竹编拖鞋,再瞅了眼自己脚上的同款粉色小拖鞋,“所以,这是我老公,纪楚?”

    小A:【对,即将成为前夫的绿帽子老公。】

    苏蕊:“……”

    苏蕊刚刚命悬一线,根本无心看门口这两人的长相,这会儿缓过气来,才慢慢将目光转移到纪楚的身上。

    后者已经换好拖鞋,穿着简单的白T加黑色休闲裤,侧身对着苏蕊,半边侧颜在夏日夺目的阳光下,显得越发英挺,剑眉星目、鼻梁笔直高挺,嘴唇不薄不厚,唇线清晰,他似乎感觉到苏蕊打量的视线,不耐烦地拿眼扫她:“不进来,杵在门口干什么?”

    说完,转过身往沙发的方向走去,背影挺拔。

    虽然看小说的时候,作者就对纪楚的外貌着过很多笔墨,将他夸得天上有人间无的,但直到实实在在地看到他的侧脸,才知道作者大大的形容词没有夸大,以他这张俊脸再加上与身俱来的气度,成为迷妹们为之疯狂的超级巨星,应该并不太难。

    苏蕊暂时度过了生命危险,悠悠闲闲地跟在他身后,还不忘回过头含笑招呼方哲,声音轻柔又大方,好像刚刚扑进他怀里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进来坐吧,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

    纪楚的脚步一顿,神色不明地看了她一眼,对着方哲:“坐什么坐,拿了东西赶紧滚蛋。”说着上了二楼书房,看样子是去给方哲拿东西去了。

    方哲也不生气,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客气地伸手去拿茶几上的茶杯。

    几根白嫩的手指赶在他前面,截走那一个杯子,另一只手轻拿起茶壶,手一扬,一道细细的水流从壶嘴里吐出,在半空中垂下一条细线,潺潺地滴落到茶杯里。

    苏蕊弯腰,低颔着细长的脖颈,递到方哲面前,唇边扬着婉转的笑:“上好的明前碧螺春,你尝尝?”

    方哲这人大大咧咧的,见纪楚没怎么在意,便把刚刚被抱的事抛之脑后,爽快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杯碧螺春的香气里,还掺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格外好闻。

    抬眼正对上一双含笑的美眸。

    “怎么样?”

    方哲下意识回:“挺香的。”虽然他觉得那香味,不像是茶香,也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但闻着就是舒服。

    他又端起茶杯闻了闻,却没再闻到那种香味,心里淡淡失落。

    【恭喜宿主,纪楚绿帽值增加1点。】

    小A连声赞扬:【宿主,看来你已经学会了主动出击。不错,很有织绿帽的天分!】

    苏蕊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有不到二十四小时可活,不赶快织一织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没一会儿功夫,纪楚便从二楼缓步走下,将一本黑皮壳子的厚书递给方哲,挥挥手:“你可以走了。”

    方哲:……他还想再坐一会儿呢。

    看了眼纪楚明显赶客一样的臭脸,方哲知情识趣地接过黑皮书,“那我……走了啊,明晚的聚会可别忘了。”

    苏蕊get到了重点,轻轻柔柔地看着他,眼神懵懂:“聚会?”

    方哲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看了眼纪楚,尴尬地打着哈哈:“啊对!哈哈哈纪楚大概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哈哈哈,你有空也来啊哈哈哈!”

    说完,方哲便开始默默祈祷:不要答应不要答应不要答应……

    在他的祈祷下,苏蕊根本没考虑,很开心地:“好啊。”

    末了还补充一句:“不见不散啊!”

    方哲心里泪流成河,根本不敢看纪楚的眼睛:“………………不、不见不散。”

    苏蕊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走远后关上门,她突然想起一件很严肃的事,这货叫什么名字啊?

    ***

    纪楚长腿懒懒曲着,扫了眼正拿着白瓷杯从容倒茶的女人,从背后拿出一个茶色的文件袋,直接切入正题:“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下字吧。”

    他取出文件袋里几张A4大小的纸张,用两根长指按住,往苏蕊所在的方向推了推。

    苏蕊拿起离婚协议书,粗略地扫了两眼,目光停留在财产分割的那一栏上,许久都舍不得移开眼睛。

    讲真,苏蕊已经被一长串的固定资产清单闪瞎了眼,心里的震惊不亚于刚知道自己穿书之时。

    接着,目光又被存款分割金额那一栏的一长串零所吸引,久久不能回神。

    纪楚等了一会儿,见苏蕊还拿着那几张薄纸,稳如磐石地坐在旁边,一动不动,不禁脸上一沉,语气顿时不大好:“你该不会反悔了吧?”

    苏蕊这才回过神,她依旧没有动笔,放下离婚协议书,将其往纪楚的方向回推了一下。

    纪楚盯着她,脸色越发黑沉。

    从今天见面她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直接往别的男人怀里扑去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这事不会太顺利。

    原因很简单,她这么做就是想让他吃醋,进而挽留住他。

    纪楚觉得女人有的时候真的挺麻烦的,总是想出这些莫名其妙的方法来挽回男人的心,偏偏他的心从来就不在她身上。

    看来今天这婚是离不了了,纪楚沉着脸想着,想要将这份协议书拿回来,再想想其他办法,实在不行还可以采取一点特殊手段。

    他捏住这几张薄纸,扯了扯。

    ……没扯动。

    纪楚抬眼,便见苏蕊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带着商量的口吻,柔声道:“你看……这个赡养费,是不是可以再加点儿啊?”

    纪楚顿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苏蕊。

    苏蕊干咳了一声,比了几个指头,“加到这个数,我马上签字。”

    ……

    一分钟后,纪楚拿到写着苏蕊签名、盖着她手印的离婚协议书,还是不敢置信。

    苏蕊干脆的签字、利落地盖手印,整个过程非常娴熟、一气呵成,从他点头到她签好字,总共用了不到五秒钟。

    签好后,她还再次看了眼金额,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见纪楚呆愣着,苏蕊莫名:“还有什么问题吗?”

    纪楚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见她悠哉悠哉地拿起面前的白瓷茶杯,轻抿了一小口,神色惬意,像……像是谈成了一笔大业务一般。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81ZW.C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