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似毒药,见你封喉 > 第574章 好难受

第574章 好难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佣人围着精致漂亮的小男孩,满头大汗的哄着陆绝。

    陆绝却一直哭,哭的声音还越来越大,佣人见状,头疼的不行,又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你们都出去。”陆亭珏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哭的这么伤心的陆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挥手道。

    佣人看到陆亭珏回来了,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恭敬的对着陆亭珏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陆绝看到陆亭珏回来,睁着红红的眼睛,从床上跳下来,朝着陆亭珏走过去。

    陆绝一把抱住了陆亭珏的身体,将小小的脸蛋,在陆亭珏的怀里蹭了蹭。

    “爸爸……爸爸去哪里了。”

    “爸爸去工作了,小绝怎么哭了?不是要做一个乖孩子?”陆亭珏看着孩子红肿的眼皮,脸上的寒冰渐渐消融不少,抱起陆绝小小的身体,朝着床上走去。

    将孩子放在床上之后,陆亭珏拿起一边的面巾纸,轻柔的给陆绝擦拭眼泪。

    “小绝想要和爸爸吃饭,妈妈不理小绝,呜呜呜。”陆绝委屈可怜道。

    听到妈妈两个字,陆亭珏的脸色倏然一冷:“不是妈妈。”

    陆亭珏突然变冷的表情,让陆绝有些迷茫,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陆亭珏。

    “那个女人,不是你妈妈,听清楚没有?”陆亭珏收回了自己的脸色,用手指轻轻的摸着陆绝的脸蛋说道。

    陆绝根本就不知道王曼不是自己的妈妈,他迷茫的看着生气的陆亭珏,扁着嘴巴,委屈的就要哭。

    陆亭珏看到陆绝委屈可怜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席凉茉的影子,刚才他做的那么过分,席凉茉的身体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女人的安危?

    那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心。

    “爸爸……那……小绝的妈妈,在哪里?”

    陆绝看到陆亭珏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有些害怕的抓住陆亭珏的手指,小心翼翼道。

    他以为,陆亭珏是在生自己的气,所以这么害怕。

    陆亭珏摸着陆绝的头发,面色冷然道:“死了。”

    陆绝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睁着那双和陆亭珏一样的眼睛,看着陆亭珏。

    “乖乖睡觉。”

    陆亭珏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抱起陆绝,淡淡道。

    陆绝趴在陆亭珏的怀里,用柔嫩的脸蛋,蹭了蹭陆亭珏的胸口,伸出软绵绵的手,摸着陆亭珏下巴的胡渣道:“爸爸……不要伤心,有小绝在爸爸的身边,小绝一定会好好陪着爸爸的。”

    陆绝糯糯的声音,让陆亭珏的一双眼睛,透着一股淡淡的沉凝。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吻着陆绝的额头道:“好,小绝要一辈子陪着爸爸,知道吗?”

    “嗯,一直陪着爸爸。”

    陆绝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很快闭上眼睛睡着了。

    看到已经睡着的陆绝,陆亭珏的眼眸带着淡淡的柔和。

    他轻轻的婆娑着陆绝的头发,爱怜而温柔的摩挲着。

    窗外的风,格外安静的拂过窗子,带着一股淡淡的柔和。

    陆亭珏陪着陆绝良久之后,才起身离开了陆绝的卧室。

    他刚走出去,便看到了站在走廊的王曼,王曼手中端着一碗燕窝,看到陆亭珏出来,王曼漂亮的脸上扬起一抹娴雅温柔的微笑。

    “亭玨,你饿了吗?我特意给你炖了一点燕窝。”

    “王曼,我和你说过,不要和小绝说你是她妈妈这些话。”

    陆亭珏从口袋摸到了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之后,目光犀利冷酷的对着王曼冷冰冰道。

    王曼没有想到,陆亭珏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她用力的掐住自己的手心,眼眶泛着淡淡的红光。

    “亭玨,我难道说错了吗?我们已经结婚了,小绝就是我的孩子,我说我是他的妈妈,怎么了?”

    王曼用力的掐住手心,看着陆亭珏说道。

    陆亭珏冷冷的眯起寒眸,声音嗜血而冷酷道:“小绝除了叫席凉茉妈妈之外,没有人有资格。”

    “你……你到了现在,还在想着席凉茉?”

    王曼似乎被陆亭珏的话气到了,身体不由得趔趄的往后倒退一步,眼睛一直在落泪。

    陆亭珏冷冰冰的看了王曼一眼,没有理会王曼,只是讥诮冷酷道:“以后要是你在说这些话,别怪我手下无情,我之所以娶你,是因为什么,你比任何都清楚。”

    “亭玨。”看到扭头想要离开这里的陆亭珏,王曼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不由得叫住了陆亭珏。

    陆亭珏绷着脸,站在那里,没有转身。

    王曼将手中的托盘放下之后,一步步走进陆亭珏,看着男人冷傲冰冷的背影,王曼的眼泪再也没有办法克制,缓缓的流出来。

    王曼深呼吸一口气之后,上前伸出手,一把抱住了陆亭珏的腰身,将脸埋进陆亭珏的腰后。

    “亭玨,你以为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变了,可是,不管如何,我都爱你,只有我,才可以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

    陆亭珏垂下头,看着抱住自己腰身的手,冷淡的伸出手,将抱着自己的王曼推开。

    王曼的呼吸,渐渐的变得异常微弱,她睁着眼睛,看着陆亭珏,一动不动的看着陆亭珏。

    陆亭珏冷静漠然的看着王曼,没有说话,绝情的离开了这里。

    “亭玨……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妻子,只有我,才有这个资格,成为你的妻子,席凉茉算是什么东西?她凭什么霸占你的心这么多年?你明明喜欢的是我,是席凉茉将你抢走的,是席凉茉。”

    王曼的双手慢慢的握紧成拳,那双眼睛,弥漫着骇人的凶狠和恶毒。

    席凉茉敢抢走陆亭珏,她便毁掉席凉茉。

    她会让陆亭珏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任何人都配不上陆亭珏。

    ……

    翌日,席凉茉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还有些酸痛,她在陆亭珏愤然离开之后,就没有从床上起来。

    视线有些模糊,席凉茉发出一声浅浅的低吟,她用手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慢慢起身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席凉茉再次无力的靠在床上睡着了。

    她靠在床上,无力的喘了一口气,浑身都软绵绵的。

    这种感觉……有些不对劲?

    席凉茉摸到了放在桌上的手机,便要给宫殷打电话的时候,手机都拿不稳。

    席凉茉感觉,自己好像是感冒了,但是这里是有她一个人,就算是感冒,她也没有办法叫人过来帮自己。

    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灼热的感觉,袭遍了席凉茉整个身体,席凉茉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冷汗直冒。

    桐桐,我是不是要死了?死了,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你了呢?

    席凉茉微弱的睁开眼睛,看向了窗外,呢喃道。

    门口,陆亭珏坐在车上,一双发冷的眼眸,盯着席凉茉紧闭的门看了良久,男人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眼神透着一股淡漠和阴暗诡谲。

    席凉茉怎么还没有出来?

    就在陆亭珏烦躁的时候,公司的电话打过来,原来今天陆亭珏还有一个项目工程要谈,他将手机拿在手中肆意的把玩了一下,原本就冰冷嗜血的眼眸,透着一股异常阴凉可怕的寒气。

    他面无表情的扬起唇瓣,冷冰冰的盯着席凉茉的房子,盯着看了许久许久,电话一直打过来,让陆亭珏觉得非常烦躁。

    “我说了,今天的会议取消。”席凉茉冷冰冰的对着电话那端的秘书冷淡的命令道。

    秘书听了之后,慌张道:“陆总今天可是有别的重要的事情?这次的项目工程,是项目部谈了许久才成功的,要是今天陆总你不出席的话,只怕……”

    “无非就是损失几个亿罢了,我不在乎。”陆亭珏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在陆亭珏的心里,那些项目工程,怎么可能和席凉茉比?

    陆亭珏将电话扔到后座上之后,便将头靠在身后的座椅上。

    陆亭珏……你真是犯贱。

    陆亭珏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方向盘上,艰涩的笑了笑,一双眼眸,涌动着些许骇人而冷漠的气息。

    席凉茉都这个样子对他,他却还是缠着席凉茉不放?他不是犯贱是什么?

    以陆亭珏的地位,要什么样子的女人会没有?偏偏却对席凉茉情有独钟。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陆亭珏有些按耐不住了,他从车上下来,便要紧席凉茉的屋子的时候,宫殷的车子,停在席凉茉的院子外面。

    看到从车上出来的宫殷,陆亭珏一张狂乱奸邪的脸上,泛着淡淡的阴霾。

    “宫殷?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警告过你,席凉茉是我的女人,不许你靠近。”

    席凉茉和宫殷的关系实在是太亲密了,也难怪陆亭珏会这么警惕。

    宫殷闻言,冷嘲的抬起头,扫了陆亭珏一眼:“你的女人,小糯米可从来没有答应你。”

    “你……”原本对于宫殷,陆亭珏就非常的警惕,现在宫殷竟然还这么亲密的叫席凉茉的乳名,怎能不让陆亭珏生气。

    “陆亭珏,你可是真心爱席凉茉?”

    宫殷成熟俊朗的脸上收回了刚才的玩笑之色,仰头看着陆亭珏淡漠道。

    “我的事情,和你无关。”陆亭珏有些厌恶的扫了宫殷一眼,伸出手去推席凉茉的门。

    但是,门已经锁了,陆亭珏怎么都推不开,看着纹丝不动的门,陆亭珏的心中涌起一股暴虐之气,他想着,要不要一脚将席凉茉的门给踢开。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