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似毒药,见你封喉 > 第608章 忘记我

第608章 忘记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席凉茉早就死了,你不是早就知道?”东方玉面色阴暗的看着陆亭珏冷冰冰道。

    陆亭珏低笑一声,看着怀中的陆绝,轻柔道:“小绝,告诉东方叔叔,你看到什么了?”

    “是妈妈……东方叔叔,你把妈妈还给我,将妈妈还给我。”

    陆绝红着眼睛,对着东方玉大叫道。‘

    东方玉看着陆绝,眼眸暗沉道:“小绝,你在哪里见到你妈妈?”

    “我要去找妈妈。”

    陆绝从陆亭珏的怀里挣脱出来,便朝着楼上跑去。

    看到陆绝的动作,东方玉的眉眼间带着一股凝重,他想要上前拦着陆绝,已经被陆亭珏抓住了。

    “东方玉,你想要做什么?”

    “这句话,我应该问你?小绝是一个孩子,胡闹也就算了,你是一个成年人,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只知道,你将席凉茉藏起来了。”陆亭珏冷冰冰的推开东方玉的身体,也跟在陆绝的身后上楼。

    东方玉看着陆亭珏的背影,眉眼间透着一股淡淡的阴霾。

    席凉茉听到楼下的动静,她知道,陆亭珏最终还是过来了。

    他一直都是一个反应很灵敏的人,会知道她躲在楼上,一点都不稀奇。

    她只是没有料到,和陆亭珏,会这么快就见面。

    “妈妈,妈妈……”陆绝看到席凉茉之后,朝着席凉茉扑过去。

    他就知道,妈妈就在这里,妈妈果然是在这里的吗?

    席凉茉蹲下身体,虽然看不到陆绝的脸,席凉茉却还是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和陆绝说话?“小绝,我不是你妈妈。”

    “妈妈,你是不是不要小绝了?小绝会乖乖的,你不要不要我。”

    陆绝可怜兮兮的对着席凉茉委屈道。

    席凉茉的心中泛着一层淡淡的酸涩。

    “我真的不是……”

    “席凉茉。”

    陆亭珏在看到席凉茉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倏然睁大。

    他没有想到,席凉茉……真的出现了……

    席凉茉没有死,真的没有死。

    熟悉的声音,撞击着席凉茉的大脑。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陆亭珏的声音。

    “妈妈,妈妈……爸爸过来接你了,小绝也过来接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席凉茉听着陆绝令人心酸的声音,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酸酸的,涩涩的。

    “抱歉,我不是席凉茉。”

    “你撒谎。”见席凉茉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陆亭珏的一张脸,倏然冷了几分。

    席凉茉皱眉,面无表情道:“先生,我真的不是席凉茉。”

    “陆亭珏,不要在闹了,她不是席凉茉。”

    东方玉在这个时候适时过来。

    他将席凉茉抱在自己的怀里,阻隔了陆亭珏的目光。

    陆亭珏见席凉茉被东方玉抱住,眼睛通红一片。

    “东方玉,你马上松开席凉茉,听清楚没有?”

    东方玉皱了皱眉,目光冷凝道:“我在重申一遍,她不是席凉茉,席凉茉早就已经死了,被你害死了,陆亭珏,不要在胡闹了。”

    “滚。”陆亭珏根本就不相信东方玉的话,他相信,被东方玉抱着的女人,一定是席凉茉。

    他用力的一把将东方玉推开,东方玉被陆亭珏重重推开之后,原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陆亭珏,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将席凉茉还给我。”

    陆亭珏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席凉茉,声音凌乱道。

    “我不是席凉茉,请你松手。”

    席凉茉尽量用平静疏离的口吻和陆亭珏交谈。

    陆亭珏根本就不听。

    “席凉茉,一切误会都解开了,是王曼,那天晚上,都是王曼设计的,其实,我和王曼,什么关系都没有。”

    席凉茉垂下头,没有说话。

    见席凉茉不说话,陆亭珏的手指绷紧的厉害。

    他扣住席凉茉的肩膀,呼吸凌乱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席凉茉,看着我的眼睛。”

    席凉茉怎么可能会看到陆亭珏的眼睛?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

    席凉茉淡淡的推开陆亭珏的身体,冷漠道:“抱歉,我真的不是席凉茉,请你不要这个样子。”

    “你是席凉茉,你是我的席凉茉。”

    “妈妈……妈妈你不要小绝了吗?”

    陆亭珏抱起陆绝,两人对着席凉茉轰炸道。

    他知道,席凉茉不肯原谅自己,可是,没有关系,他会等席凉茉原谅自己。

    陆绝是席凉茉的孩子,席凉茉就算是在怎么怨恨陆亭珏,也不会怨恨陆绝。

    孩子一声一声,叫的席凉茉心都像是被撕裂一样。

    “陆亭珏,不要在胡闹了,她不是席凉茉。”

    东方玉看着席凉茉脸上的表情,拦在席凉茉的面前,目光沉冷的对着陆亭珏冷冷道。

    陆亭珏目光猩红的看着东方玉,伸出手,就想要将东方玉的手拿开的时候,陆绝却在这个时候,昏倒在陆亭珏的怀里。

    “小绝。”看到陆绝昏过去,陆亭珏也吓到了,抱紧怀中的陆绝,慌张的叫着陆绝的名字。

    席凉茉听到陆亭珏慌张的声音,也有些激动,她伸出手,摸索着陆绝的方向,却被东方玉握住手。

    东方玉用手轻轻的拍着席凉茉的手背,像是在安抚席凉茉一样。

    席凉茉重重的咬唇,只能将自己心中的担心隐藏起来。

    陆亭珏抬起头,看着席凉茉,眼眶泛红道:“席凉茉,小绝生病了,你一点都不关心吗?”

    席凉茉最疼陆绝了,听到陆绝生病,怎么可能……会不关心?

    席凉茉的手很用力的在东方玉的掌心划过,东方玉目光幽深的看了席凉茉一眼。

    “席凉茉……他是我们的儿子。”

    陆亭珏艰难的说完,赤红的眼睛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悲伤和痛苦。

    席凉茉……根本就不愿意……看他……

    陆亭珏趔趄的后退一步,抱紧怀中的陆绝,离开了这里。

    不管如何,他不会放弃的。

    他一定会让席凉茉原谅自己,一定会……

    ……

    “小绝……小绝。”在陆亭珏离开之后,席凉茉像是疯了一样,慢慢蹲下身体,在地板上胡乱的摸索着。

    看着席凉茉这个样子,东方玉的眉眼间带着一股深沉。

    他蹲下身体,抱住席凉茉的身体道:“凉茉,你不要忘记了,陆亭珏曾经怎么样对你?他和王曼……”

    “东方,你为什么要骗我?”

    席凉茉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精致漂亮的五官,透着一股浅浅的粉白色,在光线下,显得异常的脆弱。

    东方玉听到席凉茉的话之后,心脏的位置,猛地一颤。

    他用力掐住手心,状似听不懂道:“你说什么?”

    “陆亭珏和王曼没有任何事情,你为什么……从来就不告诉我。”东方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一样,他没有想到,席凉茉会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情。

    “是,陆亭珏和王曼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席凉茉……你说过,会和我在一起的,你忘记了吗?”

    东方玉抓住席凉茉的手腕,看着席凉茉的脸说道。

    “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席凉茉在知道东方玉骗自己的时候,的却很生气,后来,席凉茉想清楚了,东方玉会这个样子骗自己,也是因为喜欢她。

    从她的眼睛没有,到东方玉将自己找到的时候开始,东方玉在席凉茉的心中就像是一道暖暖的阳光,照进了席凉茉的心脏,让席凉茉整颗心都是暖暖的。

    席凉茉想要爱上东方玉,因为东方玉给她非常温暖的感觉。

    她迫切的想要爱上东方玉,忘记陆亭珏。

    因为爱上陆亭珏,让席凉茉过于痛苦,她不想要在这个样子痛苦下去。

    “凉茉,我们是夫妻,你知道吗?从你答应嫁给我的那一天开始,我有多么的高兴,或许我这个样子做真的很卑鄙,因为你是陆亭珏的妻子,我却……这个样子觊觎你,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如果你喜欢简桐,肯定会喜欢我的这张脸,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会保护我的这张脸,成为你最喜欢的模样。”

    东方玉的话,让席凉茉的心情异常的复杂。

    东方玉为了她,这个样子,让席凉茉很难受。

    “东方,我并没有这么好。”

    席凉茉摇头,艰难道。

    “在我的心里,没有人比你更好。”

    东方玉紧紧的抓住席凉茉的手,声音异常低沉好听道。

    席凉茉艰难的笑了笑。

    她将头靠在东方玉的怀里,空洞的眸子没有一点亮光,窟窿的眼睛让人害怕。

    “东方,我和陆亭珏,已经是过去式了。”

    不管陆亭珏和王曼是不是真的,席凉茉都不想要和陆亭珏在一起了。

    因为……疼过,她便想要放弃了。

    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席凉茉觉得自己配不上陆亭珏。

    ……

    “亭玨,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小糯米还活着?”区静和苏纤芮他们在知道陆绝再次被送进医院之后,便过来看陆绝。

    陆亭珏将席凉茉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区静和苏纤芮他们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是,席凉茉还活着。”

    陆亭珏异常坚定的看着区静和苏纤芮。

    苏纤芮和区静两个人对视一眼之后,两人的情绪都很激动。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席凉茉竟然真的……还活着?

    席凉茉……还活着?

    “她现在在哪里?”

    “在水榭别墅区,东方玉买的那栋别墅里面,她不肯……认我。”

    陆亭珏想到席凉茉对自己冷淡的样子,心如刀绞的握紧拳头。

    “我们现在马上去那边找小糯米。”

    区静看着陆亭珏脸上的表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才拉着苏纤芮一同离开医院。

    他们让司机送他们去了东方玉的别墅区。、

    东方玉在看到区静和苏纤芮站在门口的时候,也没有多惊讶,毕竟陆亭珏看到席凉茉,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顾太太,席太太两位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小糯米在哪里?”

    苏纤芮率先开口,看着东方玉问道。

    “我和陆亭珏说过了,那个人不是席凉茉。”

    “东方玉,你以为我会想要你说的这些话?”

    区静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将东方玉推开。

    东方玉的一双眼眸,泛着淡淡的幽暗。

    他在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就要上楼的时候,拦住区静和苏纤芮两个人,

    看着阻拦自己的东方玉,区静和苏纤芮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东方玉,你这是什么意思?”

    “抱歉,这是我家。”

    东方玉虽然个性温和,但是,冷下来的时候,却也让人害怕。

    “不让我们进去,是不是心虚了?因为你将小糯米藏起来。”

    区静冷嘲的看着东方玉,言辞尖锐道。

    之前区静挺喜欢东方玉的,可是没有想到东方玉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区静对东方玉的那种欣赏也就荡然无存了。

    “顾太太,你说这个话之前,可是有证据……”

    “东方,算了……不要为难大嫂和二嫂。”

    就在这个时候,席凉茉摸索着栏杆对着东方玉说道。

    东方玉的身体绷紧,他立刻起身上楼,大步上前,将席凉茉抱在怀里。

    “我不是让你好好在房间待着吗?你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救可以。”

    “我……听到大嫂和二嫂的声音,我知道,他们过来了。”

    席凉茉当着苏纤芮和区静的面承认了。

    东方玉的身体绷紧,他握住席凉茉的手不由得用力。

    席凉茉感觉到东方玉这么用力,唇角带着淡淡的复杂。

    “东方,我们是夫妻。”

    苏纤芮和区静原本还沉浸在席凉茉还活着的巨大喜悦中,结果听到席凉茉说和东方玉结婚了,两人都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席凉茉。

    还是区静敏感的看出席凉茉很不一样。

    她上前,将席凉茉的手从东方玉的手中抢过来。

    “小糯米,你的眼睛怎么了?”

    区静的话,也引起了苏纤芮的注意,苏纤芮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眼睛?小糯米,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纤芮一向都比较的冷静,在看到席凉茉的眼睛之后,脸色一白。

    席凉茉伸出手,摸到了苏纤芮和区静的手,声音浅薄而无力的安慰道:“大嫂,二嫂,你们不要这样,我的眼睛……看不到了。”

    “是谁?是谁将你变成这个样子?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是谁将你带走的吗?我们找到你的时候,黄梓口的房子已经被人烧焦了,他们说,你死在那个地方,你二哥和你大哥,很伤心,也很难受,还有陆亭珏和小绝,他们……”

    “大嫂,二嫂,我的眼睛,是被王曼弄瞎的,是东方找到我的,所以,我嫁给了东方。”

    席凉茉说的异常平静,让区静和苏纤芮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两人谁都没有在说话,看着席凉茉那双黑窟窿一样的眼睛,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曾经有着一双明亮双眼的席凉茉,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不让苏纤芮和区静难受?

    “活着就好,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区静握住席凉茉冰冷的手,眨了眨眼底的泪水,将那些眼泪眨掉。

    “小绝现在生病了,你想要去见小绝吗?”

    “好。”席凉茉这一次没有拒绝,原本她想要偷偷的感受着区静和苏纤芮他们就可以,可是,小绝的出现,将一切都打破了。

    她不想要伪装下去,她想陆绝,疯狂的想着陆绝。

    上车之后,东方玉在前面充当司机,副驾驶是苏纤芮坐着,而区静,则是陪着席凉茉坐在后面。

    “小糯米,陆亭珏和王曼当初那件事情,你……知道吗?”

    区静看了前面开车的东方玉一眼,声音沉沉道。

    席凉茉摸到了区静的手,淡笑道:“嗯,我知道的。”

    “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

    “二嫂,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不想要在爱了。”

    “小糯米,你真的不爱亭玨了吗?他很爱你,自从你出事之后,陆亭珏就一直相信你还活着,一直在找你,不管我们怎么劝都没用。”

    “可是,我已经想通了,我和陆亭珏,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

    “你真的忍心离开……”

    “二嫂,我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不想要你们伤心难过,我知道,你们看到我的眼睛一定会难过,我不想这样,这一次我回来,只是因为太想念你们了,想要偷偷的看你们,却不想,小绝找到了我,我……不想要在隐藏,我希望你们可以支持我的一切决定。”

    这是席凉茉第一次用这么坚决的口吻和区静说话,区静一下子怔住了,只能看着席凉茉那张脸。

    后面的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在说话了,哪怕是区静看着席凉茉想要在说什么,最终也只能将自己的话吞进肚子。

    到了医院之后,苏纤芮和区静都想要扶着席凉茉,但是东方玉已经将席凉茉抱在怀里,俊逸的五官满满都是对席凉茉的怜惜,让苏纤芮和区静两人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席凉茉。”陆亭珏原本正坐在病床边上看着病床上的陆绝发呆的,在席凉茉和东方玉过来的时候,陆亭珏一下子就站起来。

    男人那张俊脸带着些许激动,他朝着席凉茉走过去,一把抓住席凉茉的手。

    席凉茉感觉到男人手掌的温度,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了颤。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玉将陆亭珏的手从席凉茉的手中移开。

    “亭玨,她是我的妻子。”

    “你说什么?”陆亭珏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东方玉,又将目光看向席凉茉。

    席凉茉依旧戴着墨镜,所以陆亭珏不知道席凉茉的眼睛早就已经看不到。

    “席凉茉是我的妻子,你说的没有错,她就是席凉茉,早在一年多前,席凉茉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现在她是我的妻子,请你离我的妻子远一点。”

    什么……妻子……席凉茉……成为了东方玉的妻子?

    席凉茉不仅还活着,还变成了别的男人的妻子……

    陆亭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情绪,他的两个眼球,仿佛烧红的煤炭一样,通红通红的。

    整个病房都充斥着男人身上那股骇人的暴戾之气,谁都不敢动一下。

    “她是我的,是我陆亭珏的。”

    陆亭珏出手很快,将席凉茉抢到了自己的怀里。

    席凉茉撞到了陆亭珏的怀里,鼻子有些疼。

    她掐住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冷冰冰开口:“陆亭珏,我不是你的。”

    女人的话,阻止了东方玉想要抓席凉茉的动作。

    东方玉看着席凉茉,一双俊逸的眸子,此刻沉冷的可怕。

    如果陆亭珏想要将席凉茉抢走,他绝对不会让陆亭珏得逞。

    “席凉茉……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我已经和你解释了,我……没有……碰王曼,真的……”

    “那又如何?你现在和我说,你碰了王曼或者你没有碰王曼一点意思都没有,在你和王曼躺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已经很绝望了,在你不相信我的时候开始,我已经对你死心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戴上墨镜?因为……我的眼睛被王曼挖走了。”

    席凉茉将鼻梁上的墨镜,狠狠的拿下来。

    当席凉茉摘掉墨镜,露出那双血窟窿一般的眼睛之后,陆亭珏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他的双眼带着惊恐甚至可怕的看着席凉茉。

    席凉茉……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

    “你觉得很害怕吗?”席凉茉看不到陆亭珏此刻的表情,却能够感觉到空气中陆亭珏呼吸的变化。

    她的眼睛看不到了,却变得很敏感,可以感觉到正常人没有办法察觉到的东西。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陆亭珏几乎是朝着席凉茉扑过去,一把掐住席凉茉的肩膀。

    他的女人,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当初,王曼硬生生的将我的眼睛戳瞎的时候,我很疼……真的很疼……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从火场里爬出来的,爬出来之后,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变成乞丐,被人欺负,是东方找到我的,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陆亭珏浑身僵硬,他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只能看着席凉茉。

    “陆亭珏,那个时候,我的心里有多么的绝望,你知道吗?”

    “所以,不要在缠着我,我很疼。”

    所以,不要在缠着我了,我很疼……

    “你一直……都没有爱上我……对不对?”陆亭珏慢慢松开席凉茉的肩膀,身体摇晃了一下,自言自语道。

    “我知道,我脾气不好,我很爱吃醋,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很亲密,我就会发火,我很差劲,我会改的,席凉茉,求你了,我会改的。”

    “你总是这个样子说,却从来没有为我改变,陆亭珏……够了……真的。”

    席凉茉低笑一声,眉眼间透着一股浓浓的悲伤和无奈。

    她不想要继续下去了,真的……不想要在这个样子继续下去了。

    “因为我没有简桐的样子,对吗?”

    陆亭珏低笑一声,丢下这句话之后,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

    陆亭珏离开之后,所有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消散。

    席凉茉慢慢的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握住脸。

    对不起……陆亭珏,我这个样子,已经配不上你了,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凉茉。”看到席凉茉这个样子,东方玉蹲下身体,轻轻的扶着席凉茉的身体,目光灼灼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席凉茉靠在东方玉的身上,声音嘶哑道;“二嫂,大嫂,麻烦你们,先出去,我想要和小绝单独呆一会。”

    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两人离开这里,将空间让给席凉茉和陆绝两人。

    东方玉扶着席凉茉坐下之后,席凉茉摸到了陆绝的脸,感受着陆绝脸颊的温度,席凉茉的唇角用力的咬住。

    “小绝……终究是妈妈……对不起你。”

    “席凉茉,你是不是还喜欢陆亭珏。”东方玉低下头,眉眼间透着一股浓浓的阴戾。

    他不会让任何人将席凉茉抢走,任何人都不行,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好兄弟。

    “东方,我说过,我会陪着你。”

    她不想欠了,因为欠的太多,她会背不动……

    东方玉的眉眼间透着一股暗沉,他上前,握住席凉茉消瘦的肩膀,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浓浓的缱绻道:“席凉茉,以后我会陪着你,当你的眼睛,你想要去哪里都可以。”

    “好。”

    “东方,我会努力……努力爱上你。”

    然后,忘记陆亭珏,忘记……简桐……

    ……

    “席凉茉……出来。”

    半夜的时候,席凉茉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走廊传来陆亭珏嘶哑的咆哮。

    席凉茉的手猛地一颤,她摸到了怀中的陆绝。

    陆绝高烧不退,现在已经降下温度了,席凉茉一直都在医院陪着陆绝,而区静和苏纤芮已经回席家了。

    中途,顾念泠和席祁玥也过来了,两人看到席凉茉很激动,过程区静他们已经说了,在看到席凉茉的眼睛的时候,两人的情绪都很激动,却只能将这些悲痛隐忍着,后面一行人离开医院,就剩下东方玉陪着席凉茉,而陆亭珏已经不知所终。

    “凉茉,你在这里陪着小绝,我出去和他说清楚。”

    东方玉的一双眼睛,隐隐带着淡淡的阴沉,他看了席凉茉一眼,起身道。

    席凉茉低头,淡淡的灯光落在席凉茉的脸上,让人看不清楚席凉茉此刻的情绪。

    东方玉离开之后,房子外面,还能够听到陆亭珏悲伤欲绝的低吼。

    他一直在叫着席凉茉的名字,声音充满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席凉茉的肤色,带着淡淡的苍白和虚弱,在席凉茉不知所措的时候,在席凉茉怀里的陆绝醒了。

    他大概也是听到了陆亭珏撕心裂肺的咆哮给吵醒了。

    “妈妈……”

    “小绝,你感觉怎么样了?”席凉茉摸到了怀中的陆绝,声音低柔道。

    “妈妈,是爸爸吗?爸爸过来接我们了吗?”陆绝听到窗外陆亭珏的咆哮之后,仰着精致的小脸蛋道。

    “小绝,想要和妈妈一起离开这里吗?”席凉茉像是没有听到陆绝的话一样,轻柔道。

    陆绝的眼眸泛着一层水雾,他摇头:“妈妈是不是不想要和爸爸在一起?妈妈不要离开爸爸好不好?爸爸真的好可怜,爸爸一直很想妈妈,小绝也很想妈妈。”

    听到陆绝的话,席凉茉心如刀绞。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伴随着男人凄厉的叫声,那么的尖锐刻骨。

    “席凉茉……出来……好不好?席凉茉……”

    男人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还有东方玉愤怒的咆哮,所有的声音,都交织在了一起,刺激了席凉茉的耳膜。

    席凉茉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嘴唇泛着一层淡淡的白色。

    陆绝从席凉茉的怀里下来,席凉茉立刻将陆绝抱在怀里,不让陆绝离开。

    “妈妈坏坏,妈妈不要爸爸了,小绝要爸爸,爸爸好可怜。”

    陆绝委屈可怜的话,让席凉茉的心脏都像是被刺穿一样。

    她摸到了陆绝的头发,轻声道:“小绝,妈妈不是故意不要爸爸的,而是妈妈太累了,妈妈不想要继续下去。”

    “为什么不可以继续下去?妈妈……是不是……不要我和爸爸了?”

    席凉茉一听,心口的位置,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和疼痛。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应该是说不出来,喉咙的位置,仿佛梗着一根鱼刺一样,任凭她怎么拔出来,都无能为力。

    “我要去找爸爸,妈妈,我要去找爸爸。”陆绝一直叫着席凉茉的名字,席凉茉最终无奈,只好让陆绝去找陆亭珏,她有不放心陆绝一个人,便摸索着房间,想要去找陆亭珏。

    她听到楼下传来陆亭珏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还有东方玉冰冷的咆哮。

    东方玉让陆亭珏不要在缠着他了,陆亭珏却怎么都不肯,甚至依旧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不许你打爸爸,不许欺负爸爸。”

    陆绝看到东方玉这个样子欺负陆亭珏,便朝着东方玉跑过去,小小的拳头,朝着东方玉的身上砸过去。

    东方玉看着陆绝那张脸,俊逸的眸子划过一抹的阴戾,他刚想要将陆绝推开的时候,楼上传来一阵响声,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席凉茉,从楼上慢慢滚落下来。

    “席凉茉。”东方玉的瞳孔猛地一缩,刚想要去将席凉茉抱起来的时候,陆亭珏的速度,比东方玉的速度还要快。

    “席凉茉,你怎么样了?谁让你从楼上下来的?”陆亭珏的脸上很多淤青,这些淤青,都是东方玉打陆亭珏的,男人原本就俊美的脸,此刻看起来异常的狼狈。

    席凉茉的脑袋一阵晕乎乎的,她看不到任何人,却能够听到陆亭珏的心跳声,还有呼吸声。

    她张口,想要说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终昏死在陆亭珏的怀里。

    “妈妈……妈妈。”陆绝爬到了席凉茉的身边,看到席凉茉昏过去,委屈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不管陆绝怎么摇晃席凉茉,席凉茉都没有应。

    陆亭珏抖唇唇,看着席凉茉的眼睛,这个地方,是陆亭珏一辈子的伤痛。

    是他的错,席凉茉不肯原谅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应该接受惩罚,如果当初他能够相信席凉茉,或许一切就不一样了。

    “陆亭珏,你马上放开我的妻子。”东方玉见陆亭珏抱着席凉茉,声音冰冷道。

    陆亭珏听了东方玉的话之后,嗤笑一声,目光冰冷道:“她不是你的妻子。”

    “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陆亭珏,你不要在这里自欺欺人了。”

    “我说过,席凉茉不是你的妻子,她不是。”

    陆亭珏冷冰冰的看着东方玉,声音冰冷甚至刻骨道。

    东方玉沉下脸,上前便要将席凉茉从陆亭珏的怀中抢过来,一边的陆绝看到这个情况之后,便用力推开东方玉。

    “东方叔叔是坏蛋,你想要将妈妈抢走,小绝最讨厌坏蛋,最讨厌东方叔叔了。”

    东方玉的眼底隐隐升起一股阴霾。

    “东方玉,席凉茉不是你的。”

    陆亭珏一把将陆绝抱起来,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带着席凉茉和陆绝,离开这里。

    东方玉没有上前将席凉茉从陆亭珏的怀里抢过来,直到再也看不到陆亭珏的影子之后,东方玉暴戾的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踹翻。

    那张俊逸温和的五官,显得异常可怕。

    陆亭珏,席凉茉就算不是我的,也不可能是你的……

    她说过,会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她被你抢走。

    ……

    “陆总放心好了,席小姐只是皮外伤,休息一下就好了。”

    医生帮席凉茉做完检查之后,对着陆亭珏温和道。

    陆亭珏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手下将医生送走。

    陆绝趴在席凉茉的怀里,一动不动,漂亮的大眼睛,一直看着席凉茉发呆。

    陆亭珏看着陆绝这个样子,将陆绝抱在怀里,大手揉着陆绝的黑发,安慰道:“小绝别怕,妈妈一定会没事。”

    陆绝仰头,看着陆亭珏,委屈可怜道:“爸爸……你疼不疼。”

    “爸爸不疼。”

    “小绝给爸爸呼呼。”陆绝凑近陆亭珏的脸,吹了一口气。

    陆亭珏看着陆绝的脸,整个心都暖呼呼的。

    他很幸运,席凉茉肯为自己生下陆绝。

    却也很懊悔,自己那个样子对席凉茉,让席凉茉伤心。

    是他的不信任,伤害了席凉茉,才会让席凉茉这么的痛苦……

    “小绝,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妈妈,知道吗?妈妈的眼睛看不见,以后一定要将妈妈保护好。”陆亭珏摸着陆绝的头发,轻柔道。

    陆绝眨了眨眼睛,对着陆亭珏点头,挺胸道:“小绝会的。”

    “小绝真乖。”

    陆亭珏重新将目光看向席凉茉,当男人的目光,落在女人那双眼睛的时候,陆亭珏的眉眼间,带着一股决绝。

    陆亭珏带着陆绝在席凉茉的病房陪着席凉茉,陆亭珏乘着空档的时候,特地给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两人席凉茉受伤的事情。

    接到电话之后,两人的情绪都很激动,说立刻过来医院看席凉茉,却被陆亭珏给拒绝了。

    陆亭珏说,他会好好照顾席凉茉,让两人不用担心。

    听陆亭珏这个样子说,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才没过来。

    毕竟两人的公司最近真的是很忙,如果真的要过来,也会消耗很大的精力。

    陆亭珏让陆绝在病房好好照顾席凉茉之后,便起身离开了席凉茉的病房。

    男人来到走廊,拿出电话,面色沉凝甚至可怕。

    “喂,是我……没错……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

    陆亭珏沉沉的声线,在冰冷阴暗的走廊,显得异常恐怖非常。

    讲完电话之后,陆亭珏才将电话重新放下。

    他慢慢闭上眼睛,手指僵硬甚至绷紧的厉害。

    他唯一能够做的,也就……是赎罪了。

    席凉茉……如果我可以赎清罪孽,你是不是……会重新爱上我?

    席凉茉醒来的时候,听到陆绝欢喜的声音。

    席凉茉摸到了陆绝的方向,陆绝抓住席凉茉的手,将席凉茉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奶声奶气道:“妈妈……是小绝……”

    “小绝……就你一个人吗?”

    她的额头有些疼,却还是能够敏感的察觉到,整个房间似乎很安静的样子。

    “爸爸……出去了,小绝会照顾妈妈的,妈妈别怕,有小绝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妈妈。”陆绝奶声奶气道。

    席凉茉听了之后,顿觉有些好笑,她咳嗽了一声,陆绝便端着一碗水递到席凉茉的嘴巴,让席凉茉喝水。

    席凉茉看不见,也不知道陆绝在什么地方,一不小心,便将陆绝手中的水都给打翻了,弄脏了整个被子。

    “小绝……你有没有受伤。”席凉茉有些被吓到了,惶恐不安的去摸陆绝的方向。

    陆绝将手中的水擦干净,刚想要回答席凉茉的时候,眉头狠狠皱了皱张口道:“妈妈,小绝没事,妈妈别怕。”

    陆亭珏刚好在这个时候过来,他看到席凉茉胡乱摸索的样子,又看了看被子上的水渍,很快便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亭珏一把抓住席凉茉的手,安抚道:“席凉茉,小绝没受伤,你别担心。”

    席凉茉闻言,脸上的紧张慢慢松动了不少。

    要是陆绝出什么事情,席凉茉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陆亭珏,我和东方玉结婚,是真的。”

    空气渐渐的凝固起来,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都没有在说话了。

    陆亭珏抽过一边的面巾纸,将被子上的水渍擦干净,便听到席凉茉沉沉的嗓音。

    听到席凉茉的声音的一瞬间,陆亭珏的手不由得僵住了。

    他绷紧神经,慢慢抬头,看着席凉茉依旧漂亮好看的脸。

    “所以……”

    他不知道,当时席凉茉究竟为什么会嫁给东方玉,陆亭珏嫉妒过了之后,学着压制自己的脾气。

    他不能这么冲动,因为他的冲动,会伤害到席凉茉。

    “所以,不要在缠着我了,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小绝,我会带走。”

    席凉茉平静的声音,刺激了陆亭珏的神经,他一直告诉自己,他一定要冷静,却在听到席凉茉说出这个话之后,陆亭珏没有办法在冷静下去了。

    陆亭珏的眼底慢慢浮起一层骇人的寒气,他抬起脚,一脚踹到面前的椅子上,声音很大,在整个病房显得异常可怕,陆绝也有些被吓到了,他抬起头,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陆亭珏,声音沙哑甚至微弱的叫着陆亭珏的名字。

    “爸爸……”或许是听到陆绝的叫声,陆亭珏才渐渐的冷静下来。

    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席凉茉,用异常粗粝甚至嘶哑的声音,对着席凉茉嘶哑道:“席凉茉……不管你怎么不喜欢我都好,我都……绝对不会放弃。”

    丢下这句话之后,陆亭珏近乎狼狈的离开了这里。

    陆亭珏离开之后,席凉茉的双手,慢慢的松开,她苦笑一声,唇角的位置晕染着淡淡而悲伤的气息。

    陆绝仰头,抱住席凉茉的肩膀,像个小大人一样轻轻的拍着席凉茉的肩膀道:“妈妈,别怕,小绝在这里,爸爸只是身体不舒服才会对妈妈生气的,小绝会保护妈妈。”

    席凉茉抱紧怀中的陆绝,没有说话。

    陆亭珏……忘记我,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不要……在想着我了。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